各取所需_2011年5月18日晴朗 星期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2011年5月18日晴朗 星期三 各取所需作者/laolu2011年5月18日星期三晴31℃~15℃各取所需昨天是我们今年的第一次组织生活,从上星期起就开始一个一个通知,离退休支部近三十人,基本上都通知到了。除了一个没请假也没来的之外,基本上都到齐了。朱科长以450元租了一辆中巴,四十多分钟到了目的地,是总公司划归给学校在金阳的一处“培训基地”,此处风景优美、空气新鲜,适合疗养。住宿、饮食、娱乐场所应有尽有。今年投资400万(原学校校长,后调任总公司办公室主任的谭校长)夸夸其谈的对大伙这样说:“花了400万,我总得来看看装修得怎么样啊!”他趾高气扬的带领着四五个人,在到处指指点点,俨然摆出一副大老板的姿态。人就是这样地位不同了说话口气也就跟着变了啊!八十年代末期分配来时,视为普通物理教员,班主任、学生科长。后来紧跟夏校长,作风逐年变了,当坐到了校长位置上时,可以说就是不可一世喽。但是当他被调离学校时,据说很多老师拍手称快!许多年轻的老师都这样说:“有几个曾经当过几年校长的,回到学校简直干脆就没人理,虽然他们也都干过校长,人活到这个份上,有什么意思呀!”(有的干脆搬出了学校,免得住在一起尴尬。)忽然想到,在《我的前半生》(增广贤文也有吧)有那么一句:“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啊,我认为这句话是一个事实,它的意思就是说:谁的背后都会有人说,谁也都会在背后说别人。当然这和“当面不说,背后乱说”犯自由主义,是截然不同的。我支部的老同志凑到一起,七嘴八舌的无非也就是把那些陈康烂谷子,翻出来晒晒,有的也算是出一出胸中的闷气!我想平日里不敢说,如今都是退休多年,说话也都无拘无束了,基本上是畅所欲言啦。昨天活动上车之前,有位九十高龄的王老师,虽然不是党员但也想跟车前往“百花湖”去玩玩,我们也同意约他一同前往,可是他打电话回家后,先是女儿不同意,后来他老伴也急忙赶下楼来坚决制止。啊,高龄老人就是身不由己啦!中巴车行进在去年才开通的新路线行驶,沿路两旁新修的高楼林立,大多是等待出售的,听说几年前才一千多一平米,现如今涨到七八千啦!到点目的地原本计划吃过中午饭,下午四点就打道回府啦,中午校领导前来看望大家,可是后来接到校方电话说:“李校长上午有事,改到下午四点才能来。”这突然改变倒也无妨,只是多吃一顿饭罢了,反正是学校请客,就多活动活动吧。先学习学习(读习近平视察贵州的报道文章),后来就漫谈,其中陈老师提出说:“还是应当发个缴纳党费的证吧。”他说他们住在市政府所在的金阳新区,经常向党员发些东西,以前发过大米和油,最近发了个老年手机,可是要审阅交党费的情况,因此应当办个证。并且他还说住在这儿的党员,他们每月都是只交三块钱,我们为什么交那麽多呢?我说了一句“不是还返还一部分给你嘛”。其余的时间就是分散活动了,有八九个人打麻将,有四个人到湖边钓鱼,有三个人到山上采摘金银花,其余的人到处逛逛,后来就是闲聊天的聊天,在沙发上打瞌睡的打瞌睡,我陪杨老干在新装修的一个房间内休息,坐在阳台上眺望远处的青山绿水。中午是简餐(馒头、稀饭、面条、米粉小菜)晚上是正餐,李校长简短讲话后王书记又讲了几句,他们没陪吃饭(因为另有饭局),匆匆而来匆匆离去。本次“百花湖”的活动,很受大伙赞赏,有好几位女同志一直打听房间价格,准备全家前来度周末,钓鱼的原保卫科刘科长钓了一斤多鱼,其他二人也都收获不少。值得一提的是王副校长张主席两人,上山大采摘金银花,每人都是满满一大包,张主席还大力宣传金银花的药用价值,她的左眼角有流泪的毛病,到医院看了很久吃了不少的药,始终不见效,可是喝了两次金银花水就完全好了,后来花20元一两买的金银花是假的,泡出来呈淡蓝色,她不敢喝了。这回绝对是真货而且不花钱,他高兴极了!打牌的有两三位赢了点钱,也笑呵呵。杨主任睡了一觉也很满意,老叶同志大加赞美“回锅肉炒的好吃,最后他把两桌剩下的回锅肉全都带回家去吃了。我因为看到大伙的满意的笑容,也心情蛮好。所以我说本次活动来的人都各取所需,都有收获。还有的盼望再来.....

相关专题: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