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列瑟农狼_布列瑟农的故事很凄美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布列瑟农狼

求一本叫做《布列瑟农》的耽美小说

  • 问题补充:小受有先天心脏病 文风淡淡的 有点虐 最后小受静静的死了
  • LL,我是楼上的,继续贴下面的。 七 第二天,天语才想起来放了安迪的鸽子,该给安迪道歉。两个人约了一家西餐厅。安迪很准时的去了。见到天语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杯红酒泼在程天语身上。红色的液体流下染红了白色的衬衣,像血,像过期的鲜血。那干红的味道散发出来,刚刚好。 “安迪……我……”天语说到这里,停住了,若是过去的他,可以编出一百种的理由说明自己为什么迟到,用一千种的手段让面前的女人破涕为笑,从新进入他的怀抱,但是他却张了张口,什么也没有说。 安迪冷笑了道:“程天语,你这个大混蛋。你不要以为全世界的男人女人都是傻子。你这次又会说什么华里的谎言呢?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对吧?你这个自私的家伙,根本就是在玩我,现在我和你玩够了。”然后安迪扬长而去。 天语用面前的餐巾擦着衣服,无奈的笑笑,其实安迪骂得很对。他也突然想明白了,不是自己忘记了去那个生日晚会,而是因为自己不愿意离开。 我到底是在做什么?贪恋一场我曾经错过的爱情吗? 天语走出来,找了个路边的买烟的小摊,扔过去一百元道:“我要一盒最好的烟。不用找钱了。” 老板很高兴,赠给他一个打火机。 天语坐在外面的凳子上,用一次性打火机一根一根接一根的将烟点燃。 他开始归拢自己的思路。前不久刚想起来的事,现在心里还有点乱。 第一次见到孟萧是在地铁里,那天天语的车坏了,拦了半天也没等来一辆出租。走到地铁站下打算坐地铁出去。 这一站的人并不多,天语四处打量着来往的人,看到孟萧站在不远的地方。还是少年,很清秀。 不知道是不是没睡醒,孟萧的脚步有点发飘。现在想想也许是因为病的缘故。空洞洞的地铁里传来列车驶来的声音。孟萧却低着头站在黄线之前。 天语没多想,跑过去拉了他一把:“小心。” 列车从面前带过一阵疾风。从面前刮过。 等车停稳,天语才发现自己完全把那孟萧抱在怀里。地铁里的诸多人看着这不雅的姿势。孟萧的脸唰就红了。 不记得是谁对谁先说的第一句话。只记得两个人聊的还算投机。 那时候的孟萧还单纯的像个孩子,或许就是个孩子。 天语很自然的请他吃了顿饭。第二天他固执的回请了一次。 天语很好的把握了主动权。两个人很快上了一次床。孟萧答应的痛快程度让他怀疑这个男孩本身就是gay,或许说,那是因为他这个情场浪子不相信一见钟情。第一晚他没有太多的印象。只是记得孟萧要把灯关上再开始。整个过程,他一直咬着唇,没有一声呻吟。 去孟萧住处的那一天,孟萧的妈妈不在。天语把孟萧抱在怀中,看他画画,孟萧把那张画送给他,不拿都不行。 然后他因为商务去了日本。一个月,回来的时候似乎想起过两次那个男孩。可是身边众多佳人环绕。那个男孩漂亮,单纯,但是似乎太普通了。 他把这个当作一次艳遇。生活的插曲。而从未想过这一切对于孟萧是什么。 那么现在的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孟萧的说的每一句,每一个表情这样在意? 天语从未这样被动过。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自己花心的报应? 他站起身,留下一地的烟蒂。 八 走进屋里,客厅一片漆黑,只有浴室亮着等,传来水声。 天语也没有开灯,在客厅里坐了一会,然后站起身,猛然拉开浴室的门,孟萧带着水的身体一览无余。看到天语微微一愣。“干什么?”孟萧问,眼睛扫过天语身上红酒留下的痕迹“你的衣服怎么了?” 天语没有解释,而是紧紧抱住浑身都是水的孟萧。疯狂的开始亲吻,他从未这样渴望着另一个人,另一个身体。 动作有些粗暴,孟萧挣扎一下。推开他。“就算住在这里,我也不是一个随叫随到的男妓。” “你不是喜欢我吗?”天语突然问。 “就算喜欢又怎样,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喜不喜欢我是你的事。” “是吗?”天语挑逗的去摸孟萧的身体。 孟萧躲开他的手“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如果你是可怜我,那大可不必,比我可怜的有的是。”孟萧说着去披浴衣。 天语伸手拉住他的手臂“是同情还是爱我自己清楚,我都快发疯了。” 孟萧突然不说话,天语就把他抱到床上去。 依然是在黑暗中,天语摸索着脱去了衣物。却停在最后一步。 “还是不要做了,你的身体不好。”天语吻在孟萧的额角。“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你对我了解太多,而我却对你知道得太少。” “我?……其实没什么好讲的。”黑暗里,天语只能隐约看到孟萧的眼睛,仍然是朦胧而美丽的。 “父亲大约在我两岁的时候就死了,母亲带我长大。从小我就发现我与别人的不同,我从不能和别的孩子一样在外面奔跑,似乎是那时起,我喜欢上了画画,那种一个人在冰冷画室里画画,直到忘却自我。……” “……我觉得父亲是残忍的,怎么可以在拥有了母亲以后就这么撒手而去。我当时就决定,就算长大了,也不要和女人亲近。不要有孩子,到十八岁时,我卖掉了我人生的第一张画。也就是那时起,我开始踏入这个社会。两年后,我遇到了你。你告诉我男人和男人的味道很不错。……” “……那时的我就算身体不好,却是多么稚气而天真。很要强不喜欢认输,我没有把病情告诉任何人。朋友不多。…… ……是的,一个星期,只有一个星期,那就是我们过去相处的全部时间。 然后你在去机场的路上打了电话给我,说你要坐飞机到日本去办事。 我赶到机场的时候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看到那飞机缓缓的起飞,那时我似乎就有预感,真的很不甘心。我第一次晕倒,就是在白痴的去追赶那不会落下的飞机的时候。” “……在你从日本回来的那天,母亲突然出车祸去世了。我一个人张罗着整个葬礼,那时候真的感觉整个世界顷刻就崩塌了。后来听人说,你身边多了一个日本女人,再然后,是个才十几岁的男孩。你再没有打过我的电话,于是我知道,一切结束了。 对我来说这是我人生唯一的一段感情,对你来说,这是你的一场游戏。 你从那个城市消失了。我继续做我自己,画自己的画,辗转了几个城市,只是觉得有点阴郁,画变了风格,抛开那些评论,我自己却过于喜欢。” “其实早就无法画画了,手总是无法抑制的抖。可是我真的不想把他们卖出去,那些画如同我的生命。一个不能画画的画家,又固执的不肯卖出自己的画。有时候觉得自己也很失败。” “……一直吃药,有时候会晕倒,一个人在屋子里的时候,醒来的时候将常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我撒谎,手上的伤痕是一次晕倒的时候碰碎杯子留下的。……” “……后来被房东发现过两次。被送到医院急救,但是医生也无能为力,这种病没有办法治愈,基本得了的人就是等死,如同我的父亲一样,他死于27岁,而我恐怕更早。再后来房东怕我死在屋里,不让我继续住下去,我就换了房子,那时候画展似乎支持着我的全部。租到展厅的那天很兴奋,走了很远的路回来,路上天开始下雪,我喜欢在冬天穿很少,那种冷似乎能让我清醒。似乎可能让我不晕倒,也许只是一种错觉而以,但是我固执的相信。那天就遇到了你,感觉是在不切实际的梦里,一激动就叫了。然后自己再后悔,对于你来说,已经走出去好远,而我却一直在原地打转。……” “……是在你来我家看画的那天晚上,有催房租的人让我搬出去。他们说,我有钱办画展却要没钱交房租,谈不拢就说要毁掉那些画,我不许他们就开始打,有几拳打在我的身子上,很痛,到了晚上,我不想待在屋子里,因为里面和外面一样冷甚至更冷,我一个人挣扎出来,走到上次遇到你的酒吧门口,里面放着布列瑟农,整整一夜。每当听到那首歌就无法抑制的悲伤,会流出眼泪来,很多,似乎一生的泪水都融入了那音乐。每次听到这首歌,就会感觉自己是一个人在路上走着,或是苍凉的沙漠,或是海水冲刷着的沙滩。离着起点越来越远。那个时候胸口好闷,似乎觉得自己随时可以死去。……” “你不许说了,不许说了。”天语似乎觉得他再继续说下去自己都要发疯了。他用唇,用吻去堵他的嘴。似乎这样能弥补一些过失。 或许说,他从未去想过,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会怎样。可是实际上,等他回头却发现欠下了太多。 “老天真是公平,感觉现在我就是在受他的责罚。” “不要和我说什么公平不公平。”孟萧笑了一下。 他的手缕着天语的头发“你对我的爱是你生命中的几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而你是我的百分之百。” 黑暗中,两个人用身体来互相慰籍。 “知道我名字的含义吗?”孟萧轻轻说。“母亲说,他希望我在梦中都是笑着的。” 九 过了几天,孟萧决定把那些画拍卖掉。去办手续的时候,是天语陪他去的。 “反正这些画留着对于我也没有多大意义。这样拍卖了,除了拍卖商得一部分钱,其他的都可以捐献出去。”孟萧解释道。 “捐?你可真大方呀?”天语笑道。 “我要是死了,连遗体都像捐的。”孟萧说。 “你还是别捐的好,我自私。” “关你什么事?”孟萧瞪他一眼“我记得要还你钱的。” “先生,请您在这里,签一下您的名字。”小姐把纸笔推倒他们面前。孟萧犹豫了一下,手碰了一下笔,那笔就滑开去。天语从一旁握住他的手,有点冷,抖得很厉害。 “我握着你的手写,那这样就不会抖了。” 孟萧低下头,两个人的右手一起写同一个人的名字。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似乎把一切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 夜晚从来也没有这么长过。 怎么也睡不着,孟萧觉得呼吸几分困难,坐起来,大口喘气,氧气似乎不够用。歇了一会才逐渐好转。 “怎么了?”天语被他惊醒。揉了揉眼睛,外面还是一团漆黑,现在应该还是半夜。 “我有点渴了。”孟萧道,轻轻咳着,努力调整着呼吸。“你睡吧,我去倒点水就回来。” “真的没事吧?”天语问。“去医院吧……” 孟萧摇摇头。“明天再说吧,别折腾了。”这句话本来是托辞。结果第二天的时候孟萧被天语押到了医院。医院的走廊里有浓烈的消毒水味。 看病的人似乎很多,孟萧化验完了,坐在走廊里等结果。 天语道:“上回医生说,定期检查会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过去妈妈在的时候,似乎是这样子的。”孟萧揉了揉眉角,“现在那些检查的项目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心电图什么,很麻烦。” 天语道:“你等下我,我去下洗手间。”原路折回,找的是刚才给孟萧做初级诊断的的医师。那医生岁数不大,见他进来,让他坐下。 天语道:“医生,我是刚才那个病人的亲属,刚才病人在,不好直说,我现在想问一下他的情况。” 医生翻了翻刚才的记录,答他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先天性的心脏病,这种病,早死是必然的,病人恐怕也是知道的。如果是心肺衰竭,大约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连就医都来不及,不过这样也好,少受很多苦。” 旁边有个老医生,凑过来道:“作为医生,每天都会看到很多病人,不是病人的人,哪怕是病人最亲近的人也永远不会知道病人所承受的痛苦,就好像他对着你笑,其实身体却在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 天语的心往下一沉“有没有手术治疗的可能?” 医生摇了摇头“他的年龄已经不小,随着年龄增长,心脏会代偿性增大,有的甚至会出现肺动脉压力增高,同样会增加手术难度,术后恢复时间也较长。怎么说呢,对于他的话,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 走出来找到孟萧,结果已经出来了。天语拿过来看了几眼,全是不熟悉的各种数据。 孟萧问他道:“你怎么这么慢。” “碰到刚才给你看病的医生,随口聊几句。”天语道。 孟萧笑了一下“医生说的东西有的可以信,有的可以不信。” 天语皱了皱眉:“为什么这样说。” 孟萧回忆道:“十八岁有一次发病,昏迷了好几天,在那个时候,医生就已经把我判了死刑了,但是我现在还是活着。” “把诊断书给我。”天语以为他要看,把那张纸找出来递给他。 来不及阻止,孟萧就把那张诊断书随手折成一个纸飞机,从二楼的窗户扔了出去。 那纸飞机在风中摇摆着,飞出去很远,最后落在雪地上,和白色的雪融为一体。 孟萧的表情有些淡然。 “算了……”天语叹了口气,折腾了一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从医院出来行了很久,最后,车子停在一个热闹的地方。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孟萧问。 游乐场,似乎是小孩子和情侣才会来得地方。 天语笑了一下打开车门“你过糊涂了?今天是二月十四。” “情人节?”孟萧低头念道,“怪不得有那么多卖玫瑰的。” 游乐场里,过山车,鬼屋,旋转木马外都排满了长长的队。天语侧过头,看巨大摩天轮在深蓝色的天幕下缓缓旋转。 “我从来没有坐过摩天轮?”孟萧突然感慨一句。 “为什么?”天语问出来有点后悔。 孟萧不是很介意,微微一笑“心脏病高血压是严禁乘坐的。” “那我告诉你坐摩天轮是什么感觉。”天语抬头仰望着摩天轮,“你站在下面的时候永远想象不到上面的景色,可是等你走到上面却发现不过如此。等你再下来,回忆起来,却还想再次体会在上面的感觉。” “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总是在追逐与遗忘之中。”孟萧也仰起脸,月色有点温暖。 “来,让我亲下。”天语道。 “这里人很多。”孟萧的眼睛向周围扫去,很多男男女女一双一双的情侣。 “你怕了吗?” “不怕。” “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天语抱住他深情一吻。似乎是同时,天上绽放出礼花。各色的焰火,燃遍满空。 童话故事里都是公主和骑士的故事,王子和骑士会不会得到幸福? “呃,好像有点热。”天语用手背触一下孟萧的额头。 孟萧拂开他的手“我没事的,不要总这个样子,疑神疑鬼。” 十 情人节的第二天,孟萧接到了拍卖行的电话。 正好赶上天语的公司共休,那个时候两个人还懒在被窝里。 孟萧接电话的时候很兴奋。“拿了多少?”天语一直在旁边问。 孟萧挂了电话道:“那种地方总是有办法把手里的东西炒的很值钱。反正还了你的钱还绰绰有余。钱汇到上回你和我一起办的卡上了,记得密码是你的生日。” “要是你早把画卖了就是个富翁了。”天语调侃着。 孟萧笑道:“无所谓,已经不是我的东西了。反过来,生活本来就有很多不完美。” “好了,我去做早餐,”孟萧似乎精神不错的样子,天语看他很麻利的披上外衣爬起来。“嗯,色拉酱似乎用完了。我怎么又忘记了,连记性也不好起来。”孟萧自言自语道。 走过客厅的时候他突然手抚了一下额角,毫无征兆的倒在地上。 那一瞬天语似乎觉得自己的心跟着掉在了地上。 “孟萧,孟萧……”天语把人抱到沙发上。 播完急救电话。 孟萧有些迷茫的睁开眼“……我又晕倒了是吗?” “你现在感觉怎样?”天语有些担心的问道。似乎只是很短的时间,孟萧的脸上似乎刷上了一层白色。嘴唇却微微发紫。 “我没事,就是胸口有些痛。” “你的药呢?” “我睡醒的时候就吃过了。” 孟萧抓住他的手“我想靠在你身上躺一会。” 天语坐下,把孟萧抱在怀中,下了很大的决心,他说:“我们去美国把,大不了做个换心脏的手术,然后去荷兰,我们结婚。” 孟萧握住了他的手“好,婚礼上我不想放婚礼进行曲,我想放布列瑟农。” “那首曲子好忧伤,似乎不适合婚礼吧。” “但是很好听不是吗?” “好吧,你喜欢就好。” 天语按下音响的开关。 耳边又响起那熟悉的旋律。 I must go the other way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Wo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孟萧好像睡着一样合起眼,睫毛微微翕动几下,终于不动。那首曲子一直却在放一直在放。 天语抬起手捂在嘴上,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完——
  • 西安包皮长疙瘩怎么治?瑟农

  • 问题补充:西安包皮长疙瘩怎么治?瑟农
  • 一一有点像尖锐湿疣,没有变化不好判断,醋酸白检查下看变不变白
  • 农睿杰推荐:许嵩很厉害吗?是周杰伦杰迷把姓许的K下去,别让他们V迷得瑟,支持我的,投我一票,好摩?

  • 问题补充:许嵩很厉害吗?是周杰伦杰迷的把姓许的K下去,别让他们V迷得瑟,支持我的,投我一票,好吗?许嵩在世界音乐界有什么作为吗,怎么比得了JAY,是杰迷的,顶我,K嵩下去,快顶我,谁说JAY不如许嵩啦,谁说我农睿杰不如许某某啊,我们杰迷吃醋吗?顶我
  • 杰伦跟许山睾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别把一个只会抄袭的怂B拿来和我杰伦比掉价人家山睾多厉害啊人家成名曲玫瑰花的那啥还是写上我家杰伦的名字才推销出去的现在拽了自以为TMD牛B了其实也就是一个SB还搞什么避谈周杰伦对啊你抄人家作业被所有人发现了你还好意思谈啊真是不愧以你的名字啊许山睾!!!我顶你啊
  • 下列说法有不当的一项是 A. 《天方夜谭》又名《一千零一夜》,是古代阿拉伯民间故事集,天方国即阿拉伯。 B. 《狼和小羊》、《农

  • 问题补充:下列说法有不当的一项是A.《天方夜谭》又名《一千零一夜》,是古代阿拉伯民间故事集,天方国即阿拉伯。B.《狼和小羊》、《农夫和蛇》、《龟兔赛跑》均选自《伊索寓言》,伊索是公元前六世纪古希腊的寓言作家。C.《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它汇集了西周初年到春秋中期五百年间的诗歌创作三百零五篇,编集它的目的主要是从中了解民间风俗,考察政治得失。它的表现手法,古人概括为“风”、“雅”、“颂”三种。《诗经》奠定了我国诗歌创作的现实主义基础。D.《圣经》是古代巴勒斯坦地区的希伯莱人创作的宗教文献。它分《旧约》和《新约》两部分,前者是犹太教的圣经,后者是基督教的经典。《圣经》对欧洲文学艺术的影响相当深远。
  • C
  • 昨天在东莞南城一家叫:布列瑟浓 的一家奶茶店开业太夸张了,尽然在店门口放2个大熊猫做开业庆典没人管吗?

  • 问题补充:
  • 今天经过以提供的消息,本报记者经过走访,找到了这家叫布列瑟浓的奶茶店的负责人;张青春先生,经过记者的追问,并说却有此事,当本报记者说到拿大熊猫做开业庆典是违法法律的时候,布列瑟浓负责人以借口离开现场,过后我们找到了公安局对此有何看法和意见,公安局负责人说,我们会尽快解决此事。本报记者:张子韩 提供
  • 百万亚瑟王狼女怎么获得

  • 问题补充:百万亚瑟王狼女怎么获得?用扭蛋得到的为什么就与现有的自动和成了?怎么拿到单独一张的狼女
  • 友情点能获得狼女,把你手上现有的练满级,就能拿到单独的了。或者妖精箱子开出来的也不会自动合成,但是没见过
  • 相关专题: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