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txt下载(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全文阅读)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乱:写小说曾是件羞耻的事
2013年5月31日,乱正式成为阅文集团旗下创世中文网的签约作家,尽管他还不清楚签约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他终于可以坦然地对别人说“我的职业是一名网络小说家”。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他都羞于解释一个事实:我在写小说。出生于1990年12月的乱,凭借以电子竞技为背景的网络小说《英雄联盟——谁与争锋》,获得2013年创世中文网最佳新人,总点击量过亿,一度长时间占据创世月票排行榜第一。在2014年发布的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上,以1300万版税收入位居第八,创造了一个新的当红 I P。《英雄联盟》的漫画改编和小说出版已交由吉林美术出版社,腾讯影视则高价买下了影视版权,据创世透露,每个单项收入以百万计。整个IP的开发,由创世进行联系和谈判,乱更多参与影视剧本的改编。
英雄联盟(简称LOL)是由腾讯游戏代理的一款英雄对战网游,乱正是以这款游戏为背景,讲述了酷爱电竞的男主角余洛晟,和队友们因为这个游戏,与社会和家庭产生的冲突,以及他们在电竞世界中的友情、理想与成长。在玄幻、穿越、言情等题材占据主流的网络文学中,乱的这本小说有些冷门,虽然对自己的作品很自信,但他对此类题材的市场预期并不确定,于是向网络文学圈的金牌编辑胡说征求意见。胡说进入网络文学圈有十余年,曾经挖掘了“我吃西红柿”这样的白金级网络作家,据胡说回忆,看完《英雄联盟——谁与争锋》的初稿后,他非常震惊,认为这应该是国内第一部正面描写电子竞技运动与社会现实的小说,他形容乱的作品“洋溢着青春与励志,奋斗与不屈的精神”,当即决定用最好的待遇邀请乱成为创世的签约作家。
胡说的判断很准确,对于生长在游戏和魔法环境中的年轻人,乱的小说令他们产生了强烈的代入感,里面的每一个人物都有他们自己和小伙伴的影子,很大程度上,主角余洛晟也承载了乱本人的经历和幻想。
我只是一条分割线
“你写小说,有钱吗?”
出生于福建省三明的乱,在泉州上大学,毕业后在厦门写作,因为没有朋友,感到孤独。2013年搬到福州定居,他开玩笑说,“福建就三座靠谱的城市,我都待过了。”乱喜欢逗趣,和他对话,瞬间“脑补”许多网络用语,玩笑之后,他的笑声永远最洪亮持久。虽然拿了新人奖,不过乱已经写了十年小说,这和文学没多大关系,在老师要求下读的世界名著,他没太多感动,“《红楼梦》已经看到第四遍,但每次读到中间就停了,不是因为它不好,而是这本书需要一定的生活阅历。”乱一度能默写《红楼梦》中的“葬花吟”,但他尚不能体会曹雪芹花上千字描绘的一处环境或者一个发簪。
反而是《梦幻纪元》这样的纸质网文,这本在起点中文网曾经书号为1的作品,令乱激动不已,按照他的形容是很“斯巴达”(网络用语,形容一个人疯狂),之后他读了百来本其他网文。在初二升初三的暑假,乱的脑子里开始不停有故事涌现,迫使他必须找到一个表达的出口。可他既不会画画,也不会作曲,文字是唯一的途径。于是他不停地写,每天做完作业,就在本子上写,享受释放的同时,他感到很羞耻,因为在他的成长环境中,写小说被视为“不务正业”,何况还是一个语文成绩糟糕的男生。乱曾经在语文课上被老师抓个正着,也许是害怕别人看懂自己的小说,他故意写得很潦草,以至于老师拿起本子意欲嘲讽,却因为完全没看懂,只能以一句“好好听课”作为评论,将本子还给了他。回想老师的讽刺没得逞,乱感到极其好笑,得意地说,“他其实想羞辱我的,没想到我魔高一丈。那些文稿,现在连我自己可能都看不懂了。”
这些手稿,如今被乱的母亲藏在阁楼,不曾发表,也从未被他人阅读过。在没有电脑的几年中,他创作了两部长篇小说,总共两百多万字,完全通过压榨自己的睡眠时间完成。第一部是魔幻类故事,这是乱非常喜欢的题材,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或者用魔法控制火焰,会让他很渴望和兴奋,他解释说,“我们这代人游戏玩得很多,对控制火焰这样的魔法会有很强的代入感。哈利波特这个 I P 的成功绝不是偶然的,它死死抓住了我们这代人对新奇和魔幻事物无法自拔的喜爱。”目前乱正在写作的新书《全职法师》正是这一题材。
第二部小说属于都市类,当时就读高中的乱,既向往外面的世界,又对社会有些恐惧,于是他在小说中塑造了一个孤儿,高三毕业后,直接进入社会,在陌生的环境和人情事故中跌跌撞撞并渐渐成长。回头看这部小说,乱说那完全是他当年的臆想,现在写久了,他很清楚什么是无意义的幻想,什么是让人沸腾的幻想。直到高中毕业,乱有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他才决定在网上发表小说,并且渐渐发现自己写的故事有很多人爱看,“原来写小说并不是一件错事”。当时乱依旧深信“学遍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道理,进入大学后,学习光信息工程与技术专业,他戏称为“修电灯泡的”。
大学四年,乱低调、固执地写着小说,周围依旧是不理解、不认可,好在他基本无视旁人异样的眼光,还将大学寝室里的书桌转了个向,减少室友对他写作的干扰。大四学期末的一次课堂上,坐在教室后排的乱,正端着手机看小说,忽然前排有个同学回过头来问他,“你写小说,有钱吗?”乱心里一边嘀咕着“这个俗问题”,一边回答“有钱,真的有钱。”对方悄悄问,“有多少?有几百吗?”彼时乱已经和创世签约,收入不算低,被他这么一问,忽然有点懵,原本想敞开的心扉顿时冰冻了,心想既然他叫价这么低,就顺着他说吧,于是回复道,“600元,一个月的生活费能解决了。”那位同学稍显意外,不住地点头说,“600元,不错,很厉害啊。”
同学的轻看,乱只是呵呵一笑,提到大学辅导员,他觉得有必要短话长说。乱有一个习惯,每天更新完一个章节,都会在末了写一下自己当日的心情,视作和粉丝及时的交流,有时是无厘头的玩笑,有时是情绪低落时的倾诉,有时是为新书做的预热。有一次,乱在文章最后写道:“今天辅导员给我打电话,要我改行做别的,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在网友的诸多神回复中,有一条说“你是××学校的吗?我爸是校长。”和辅导员之间的“爱恨情仇”,乱表示无奈,“就因为大家对网络作家不了解。”由于不符合每门课70分以上的规定,乱没有获得学位证书,辅导员数次电话,要求他回校重考,乱的回复都是“在工作,没时间”,辅导员急了,说:“你还在写小说吗?这样下去不行啊,你该找份正经的工作了。”这番苦口婆心,一方面让乱更深体会到人们对网络小说普遍的误解,另一方面他也感到辅导员对其个体特性的抹杀,“他甚至都不尝试去了解我在写的小说,其实只要百度一下,就知道我的小说完全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不堪。”
游戏是让人热血沸腾的社交
英雄联盟这本小说来得有些突然,乱本已构思好一个比较完善的魔幻故事,一则简短的视频打乱了他的计划。视频中,一个在英雄联盟游戏中司职辅助的人,当受到敌人强大力量冲击时,将保护技能给了身旁的两位队友,牺牲了自己的生命,队友们受其鼓舞,最终向敌人全力反击。当时已经开始玩英雄联盟、同样司职辅助位置的乱,看完视频后被深深打动,他不自觉地想象出一个人物形象,并且挥之不去,这便是《英雄联盟——谁与争锋》的创作来源。小说上架第一天,高订读者(即愿意付费阅读)达到四万。根据创世中文网的数据统计,2013年6月到2013年8月初新书期,粉丝从零增加到八千,此后持续稳定增长。2013年11月到2014年1月,在网站的二次宣传下,粉丝数从一万五突增到二十万,小说的电子收入增加到每月十万的同时,一个新的 I P 诞生了,作品开始了有版权改编方面的收入。目前小说的粉丝有一百万,点击次数过亿。
乱认为自己的小说不是纯粹的快餐文学,最重要的是让大家产生共鸣,甚至年长些的人读完之后,对孩子的态度也有所改观,不再嚷嚷“去网吧,就打断你的腿”。在这本小说中,乱的诉求很单纯——为电子竞技正名,为他们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呐喊:我们不是颓废,也不是不务正业,游戏世界里同样有青春、热血和奉献。在游戏领域,乱堪称专家,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玩红白机,初中时大多泡在网吧,传奇、魔兽,是当仁不让的电竞启蒙。他对游戏的热爱代表了绝大多数出生于1985年到1995年的男生,对他们来说,打游戏和打篮球能获得同样的快感——同伴之间的竞争和同伴对你的认可。没错,如果你在电子竞技里会某一种高难度的操作,就等于你会后仰三分投球,得到同伴的关注和敬佩;如果一名大学男生连“撸啊撸”(英雄联盟LOL的爱称)都不知道,他会很不幸地受到排斥。
网络小说家通常很宅,但并不意味着他们鲜有社交,因为在电子游戏的世界里,他们不是单打独斗,五人团队中,有人指挥,有人接应,有人冲锋,在这种竞技中社交是很真实的体验,而且成本更低。“每天晚上,朋友们下班了,大家不会非要聚在一起喝茶聊天,那个要花钱,周末想踢球却没有场地,所以我们会开一下语音,说‘来来来,大家上线,五个人组成一排’。”乱告诉我,他熟悉的这群朋友都是如此,他的小说也正是为这群人所写。游戏,是一种令他们热血沸腾并承受得起的社交方式。游戏中的交流、配合,和篮球一样,失误了,伙伴们会指责;身怀绝技,好比你会扣篮,伙伴们会报以掌声。
小说里的父亲,因为经济困难,在高考休息时跑回家吃饭,以致错过了下一门考试,最终以三分之差无缘大学,他寄望儿子去弥补遗憾,这是乱的父亲真实的经历。当时乱一家人住在农村,学校的师资匮乏,孩子们放学回家,常常连书包也不见了,乱说自己就是个熊孩子,成天玩。为了让“熊孩子”考上大学,父亲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让妻儿搬到县城,去县城上学,自己留守农村继续工作,供养县城的开销。小时候的乱每到周末都盼着爸爸来,因为爸爸很慷慨,总是给他和哥哥零花钱。现在,他开始理解父亲作此决定的勇气和牺牲,常常鼓励父亲赶紧退休,别一个人呆在村里。
青年人的自信 中年人的谦虚
收入攀升给他带来更多的是自信,他开始真正认可自己作为一名网络作家的身份和价值,很久以来,他总是支支吾吾地回答别人对其职业的疑问。
吃完晚饭,乱特地带我们到市中心五一广场的30ml咖啡馆,初夏夜晚的微风竟有些凉意,乱的女友宁恩拿了厚实的围巾,替他裹住脖子,由于每天对着电脑写作,乱的颈椎害怕着凉。搬入新买的房子之前,他曾住在五一广场附近,是这家咖啡馆的超级常客,两年中,服务员和老板换了好几拨,他却雷打不动,每天下午出现在咖啡馆室外靠墙角的固定座位,带上耳机,不受干扰地更新小说,有时还会带上宁恩从动物流浪基地领回的爱犬 Lulu。
当了两年正式的网络小说家后,乱早早实现了许多中年人“大隐于市”的理想——每天临近中午起床,遛狗,吃午饭,玩一会游戏,看电影,看网络小说,收集可用的素材,三四点,太阳不再毒辣,他就带上电脑去咖啡馆,每日固定上传六千字,晚饭时间回家,若是没写完,就继续写,从思考到发表,顶多三四个小时。晚饭之后,约人打游戏,或者自己看电影,两点左右睡觉。空闲时,他会去福州周边泡泡温泉,有时也回三明,和老朋友烧烤聊天,乱说自己习惯了福建延绵不绝的群山,想去看看桂林的奇峰与怪石。乱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除了最近有点胖,这种满足与平和在他的微信同学群中很少见,绝大多数人随波逐流,淡漠工作的价值,不是在抱怨,就是在加班。虽然对未来没有盼望,心里却都藏着一个英雄的幻想,这可以解释乱对网络小说的一个经验判断:白日梦型的故事能吸引更广大网络读者,前提是三观正确,主角们都很励志、绝不轻言放弃。
乱始终不能理解《魔戒》的主角凭什么吸引人,他更喜欢《教父》,这是他第一次看电影看到紧张发麻,想象着自己就是那个普通大学生,最终完成了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和许多人不同的是,乱不止沉浸于普通人成为英雄的幻想中,他会进一步思考,如何安排和设计情节,也能让读者产生同样的发麻情绪。这两年中,乱越来越能把握网络文学读者的心理,他们追求好看的故事,连续剧般的娱乐消遣,无需人文情怀和道德,看到感动之处就感动,觉得平淡可以快速跳过。在好评如潮和骂评如海之间,他逐渐学会了适当的反思。从旁人来看,收入的攀升是最大的变化,其实即使一个 I P 卖得不高,仅靠订阅,网络小说家的月收入也不低,乱的女友宁恩在一旁解释说,“很多人没有版权意识,习惯看盗版,以为网络小说家没有收入,其实网上订阅看书,是需要付费的。”小说章节按千字5毛收费,由作者和网站分成,乱记得自己签约后第一个月的收入是五千多元,第二个月就翻倍了,网站觉得他有潜力,就开始大力推广,发展到今天的当红 IP。
事实上,乱对金钱本身没有明确的概念,刚有较多收入时,他盘算的依然是这个月自己又赚了几台电脑的钱,因为电脑曾是他最喜欢、价值高昂的物品。对于物质生活,他不太关注,吃穿随意,在去年夏天更换 iPhone6 之前,他使用的还是屏幕四裂、进过水的摩托罗拉非智能手机。收入攀升给他带来更多的是自信,他开始真正认可自己作为一名网络作家的身份和价值,很久以来,他总是支支吾吾地回答别人对其职业的疑问。如果被进一步询问“什么是网络作家”,乱也只会“呵呵”一笑,不再做特别的解释,他自信已经被证明的价值无需用力诠释。有时候,乱的形象不太明确,就像胡说眼中的他,既有青年人的自信,骄傲与野心勃勃,也有中年人的谦虚,谨慎与小心翼翼。在团队游戏中指挥若定,在文字里指点江山,但如果遇到生活与现实的问题,他会说,等等,我得问问女友宁恩。

相关专题: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