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什么意思(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出自哪位文人的词作)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什么意思
意思是:啊,人生自是有情,情到深处痴绝,啊,人生自是有情,情到深处痴绝,这凄凄别恨不关涉——楼头的清风,中天的明月。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出自哪位文人的词作
该诗句出自 宋·欧阳修《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全文]
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注 释】
①尊前:即樽前,饯行的酒席前。
②春容:如春风妩媚的颜容。此指别离的佳人。
③离歌:指饯别宴前唱的流行的送别曲。
④翻新阕:按旧曲填新词。白居易《杨柳枝》:“古歌旧曲君莫听,听取新翻杨柳枝。”阙,乐曲终止。
【译 文】
樽前拟把归期说定,一杯心切情切,欲说时佳人无语滴泪,如春风妩媚的娇容,先自凄哀低咽。啊,人生自是有情,情到深处痴绝,这凄凄别恨不关涉——楼头的清风,中天的明月。
饯别的酒宴前,莫再演唱新的一阕;清歌一曲,已让人愁肠寸寸郁结。啊,此时只需要把满城牡丹看尽,你与我同游相携,这样才会——少些滞重的伤感,淡然无憾地与归去的春风辞别。
【赏 析】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的词作。此词咏叹离别,于伤别中蕴含平易而深刻的人生体验。开头是对眼前情事的直接叙写,接着写对眼前情事的一种理念上的反省和思考,再由理念中的情痴重新返回到樽前话别的情事,最后写出了遣玩的豪兴。全词在转变与对比之中,见出作者对美好事物之爱赏与对人世无常之悲慨二种情绪以及两相对比之中所形成的一种张力。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丨原创
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美好爱情,到“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浓郁亲情,再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纯粹友情。真情,永远是文学的核心,大众的心声,人类的初心。
王国维《人间词话》说:“永叔‘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东风容易别’,于豪放之中有沉著之致,所以尤高。”
王国维提及的两句均来自于欧阳修的《玉楼春》词: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在离别的宴席上,词人本想诉说归来之期,以此来稍微宽解离别的伤感。词人尚未开口,佳人却已是梨花带雨,令人不忍。人生天地之间,莫不有情,更有痴于情者。这份离愁别绪,非是风云月露等外物所致,实自中心发出不能自已者。况周颐《蕙风词话》云:“吾观风雨,吾览江山,常觉风雨江山之外,别有动吾心者。”风雨江山之动人,皆因有我在其中,物皆著我之色彩情感。
离歌别曲不须多弹,一曲尚且教人肝肠寸断,柔肠百结,怎禁得起这管弦纷繁、离歌缠绵。词人虽说看尽洛阳春色,待到百花归去,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将坦然与春风告别,与这里的美好人情风物告别。看似豪放,实寓沉痛。皆因多情,倘若无知,何来这千愁万绪,萦绕心怀。
欧阳修这一句“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道出人生真谛。正如《晋书·王衍传》所言:“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亲情、友情、爱情,无法穷举,真是“堪叹古今情不尽”。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这是元稹在得知好友白居易遭贬后所写。《容斋随笔》评论道:“嬉笑之怒,甚于裂眦;长歌之哀,过于恸哭,此语诚然。”这份深情厚谊,让白居易每一思及,莫不感动:“此句他人尚不可闻,况仆心哉!至今每吟,犹恻恻耳。”“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真情不在贫富上求,贵得一知己足矣。这份纯粹的友情,殊可宝贵。自今日视之,更为珍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如杜丽娘者,真可谓情痴也。梦中与柳梦梅相会,醒后不得即病,病重弥留之际,手画真容,流传人世,三年之后,在柳梦梅之感召下,死而复生。此事理之所必无,情却不必无。梦中之情,何必非真。
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美好爱情,到“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浓郁亲情,再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纯粹友情。真情,永远是文学的核心,大众的心声,人类的初心。

相关专题: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