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不是花,是我眼中人”

去年年末在伦敦待了接近一个月,去的时候状态有点焦头烂额,算是带着逃避现实的心境。那会儿有个平时定居香港的朋友刚好也来了伦敦,我们就约着一起看展聊天,讲讲彼此最近的生活状态。她说在香港,事情越来越不友好,家门口的地铁站也被烧起来,发酿至此,磨灭了她在那里的很多期盼。想找个地方静一静,所以来了伦敦。我说,那我们俩算是殊途同归吧。
听她讲之后的计划–准备新年伊始开启“游牧人生”。意思是每隔一段时间居住在一座城市,可以是一年两年或是半年三个月,总之感觉自己厌倦了就迁徙到下一个地方。朋友从事投资行业,跟着项目走,2020年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巴厘岛,然后是东京。一个远离尘世,一个是都市中心,刚好彻底交换生活状态。我说我虽然常常出差,但是在哪里好像都是一样的,赶得昏天暗地,并没有太多机会呼吸新鲜空气。而且我不能丢掉的东西太多,整个生活沉甸甸。“所以舍弃也是一种新的开始。”她讲。比如舍弃一些习以为常的舒适区,舍弃一些短暂的愉悦和收获,舍弃一些不必要的“进取心”,像对待自己的胃一样去轻断食自己的人生,有时候会重新获得生活给予的新鲜氧气。
那个月在伦敦(中途短暂地去了一次阿姆斯特丹),我试着调整自己的生活习惯。譬如乘坐地铁出行,每天走很多的路,运动,背着电脑去各种不同的咖啡馆,在人群里写作。有一点像读书的时候,尽量保持积极敏感的触角。
2019年的最后一天,在Liverpool street的咖啡馆里码字
此处一别,谁也没想到2020年的春天竟是这样度过的。开年之后,大家的出行计划都一下被打乱了。原本工作安排的欧洲行相继取消;紧接着国内行也被遥遥无期地搁浅。待在家里的这几个月里,倒是给足我时间思考去年那一个月遗留下来的命题。我反复思量:我应该过哪一种生活?什么是于我最珍贵的目标?我常年为之忙忙碌碌的值不值得?我可以放弃的,以及不愿放弃的究竟是什么?思路好像渐渐趋于明朗。身边的朋友们,很多人也愈发感觉从前的野心勃勃此时被消磨,反而渐入平静,也对自己有了重新的预设。
前天还有一位好友与我说,这几个月一直在思考自己的人生规划,从前瞻前顾后,又有放不下的工作和利益,可是现在却觉得好多的成就都是短暂飘渺的,那些实体的好处的确没那么重要,人生体验才最为难得。也许会去读书,总之做一些内心深处真正想做的事。我说,可能因为这几个月的时间太特别了,安静又凝重,排除掉一切社交和可能的诱惑,回归到“我”本身,真的会让人跳脱出自己熟悉的小世界以外来审视自我。你不觉得这也是一种为生活“吸收氧气”的过程吗?换一处环境,跳脱出原本习惯到麻木的生活方式,从涩滞的状态里解脱出来。嗨,有时候甚至都不用远行,只是为自己找一个全新的目标,获得一段无人打扰的安宁,都是宝贵。
最近的快乐时光
就像杜拉斯在《物质生活》里写的:“在诺弗勒,我在下午去准备晚饭,男人和孩子去散步了,他们走后的静寂,我永远不会忘记,进入这种静寂,犹如潜入海底,既幸福又明澈,这是一种思想方式又无思想,就是写作的境界了。”
趁着这个时间,如果能找回这种静寂清澈的心态,也不失为一次生活的重启吧?
我们之前写过一部日剧叫《风平浪静的闲暇》,女主角凪因为不堪重负而一度在职场里缺氧昏迷,她决定搬到乡下去之后,第一次停下来好好“呼吸”:
“以前啊我总是战战兢兢,太过在意,只注视着自己。现在才知道,慢慢喝咖啡更好喝,仅用500元日币就能吃一顿烧烤。知道这些我很开心。”
呼出废气,过滤无谓的消耗和烦恼,同时吸入新鲜氧气,自我给养。生活的意义或许就在这一呼一吸之间?
//现代人喜用“氧气”作形容词,来描绘那种清新的令人通体舒畅、精神轻松的心情。比如管那种好看的让人如沐春风的女孩叫“氧气美人”?有一种舒服真切的欣赏。
“氧气”之美无处不在,殊不知,皮肤同样也需要“氧气”供养。
纵然人们长久以来都在担心皮肤被“氧化”,而此处的氧气却是截然不同的概念:抗氧化指对抗「氧自由基」,体现在皮肤表层;但细胞呼吸是一个从内而外缓缓释放能量的过程,健康的皮肤细胞需要达到一定浓度的含氧量,才能维持皮肤正常的新陈代谢。如果细胞氧气含量过度缺失,代谢变得缓慢,就会加速皮肤老化。
这个概念也是去年在云南的天籽山,听到娇兰的专家团队们聊起的。他们还提到一个重要因子叫做HIF,它好像一个诱因,能够感知到细胞中的氧气情况,在细胞低氧时及时调节含氧量。
这里插播一个科普小八卦,2019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的两个科学家,刚好是因为研究HIF因子–“生物在分子层面上如何感知氧气”而获得表彰的。如此看来,娇兰这15年的研究还是很具有前瞻性的?娇兰的这项研究落脚在了我的挚爱面霜–御廷兰花身上!兰花面霜就是借助了自己独家的细胞呼吸科技,用兰花提取的精粹激活了HIF因子。如果说HIF因子是维持细胞活性的重中之重,那么增加HIF因子数目和活性的秘诀就藏在兰花的花朵里。还记得我去年那趟难忘的西双版纳之旅吗?当时我们在天籽山上,参观娇兰资助建立的兰花保护基地。那些经年不衰、有着惊人生命力的花朵,蕴藏无限宝藏。
去年我在山上种的那枝兰花
很多年以来,娇兰都在不计成本地呵护野生兰花,他们有一个全球平台Orchidarium,专门研究兰花的珍贵效用。Orchidarium好像一处桃花源,研究人员们每天与大自然和兰花朝夕相处,恬然自得。他们中的很多人就这样倾尽一生研究、保护兰花,直至皓首。西双版纳也是Orchidarium全球三处科研中心之一。在30000多种芬芳悠远的空谷幽兰中,娇兰从两种最珍稀名贵的兰花–天麻兰和原生蝴蝶兰里提取出了有效物,可以激活人体中的HIF因子,为提升细胞含氧量推波助澜,更好地滋养皮肤。兰花面霜从此被注入了让肌肤焕然一新的灵魂成分。众所周知,我本人是兰花面霜的忠实拥趸,常伴身边。我有信心说,任是全世界最挑剔的人,也很难对兰花说出半个“不”字。
我现在还屯了这么多因为她易亲近、香味宜人、使用方便、舒适感做到极致。如果是第一次用更会被效果惊诧到,嚯!一夜之间皮肤好似一块嫩豆腐,软嫩细滑。如果之前感觉到有一点粗糙感,也会很快荡然无存。(在我脸上特别显著)她是那种综合型选手,保湿、修复、抗衰老都很强,没有短板。时间久了,更是离不开那种黄油般皮肤触感,况且娇兰最擅长用香,香气柔柔软软,云一样托着脸,叫人彻底放松。
对了,御廷兰花面霜是有三个版本可选的:经典、轻盈和丰润。我常用经典款,是醇厚扎实的黄油膏体;油皮可以选择轻盈版,我在盛夏也会用轻盈版,质地更清透,流动性强,触肤即化。
用兰花真是享受,夜间压轴步骤,香甜入眠。
兰花经典款的质地(别问!右边的手不是我)希望这样若有似无的香气我到50岁还能常伴身边!且兰花能助我皮肤尽情呼吸氧气。
据说那些从年轻时便坚持使用兰花的人,长年累月下去,中年之后愈发在人群中光彩熠熠。这么讲起来我也蛮期待了……
//最后想分享下这周的“吸氧”方式–养花!阳台上换水通风,忙得不亦乐乎。手头还有两株兰花,下面一枝是花店老板不小心折断的“残花”,送给我了,我便浸在水里养。一周了,还是洁白无暇,小花苞竟然有些跃跃欲试的绽放姿态。让我喜不自禁, 总是跑去看一眼有什么奇迹会发生。“兰花不是花,是我眼中人”。
顺便也想听听大家生活中的“氧气”是什么?不如在这篇的评论里分享一下你们的故事?我想从中选五位朋友,每人送五支兰花面霜的试用装,一起来体验。
异想天开 |也帮《第一炉香》选个角儿
那个叫玛丽的女孩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娇兰官网,一起探寻兰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