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散文】旧时光 || 贺文杰

旧时光
文/贺文杰
喜欢玩一些木质的手把件儿,如核桃、小葫芦和各种珠子等等。一年,两年,久而久之,这些小玩意儿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褪去了生涩的模样,变得包浆油润、熟滑可喜。
有人说,你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不觉得油腻吗?不觉得可笑吗?
喜欢自有喜欢的道理。
人到中年,岁月流转,那些逝去的时光都去了哪里?谁都想找到一样东西来记录它、怀念它,只是每个人选择的方式不同。那些老珠子上包含着故事、渗透着血脉、镌刻着岁月、储存着时光,时间越久,越会融入你的生命,成为你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人生如同一把尺子,活得久了,旧时光的刻度会越来越长。长到足够长时,就成了一种挥不去的情怀,让你对着春花秋月伤感,对着高山流水慨叹。
记得当初年少时,时光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母亲晒在屋檐下的柿子总也变不成甜糯的、挂着霜的柿饼,父亲许诺的那双“回力”牌球鞋已不知多少次出现在梦里,爷爷从朝鲜战场带回的那根军用皮带何时才能系在自己腰上?而奶奶做的榆钱儿饭,再也吃不到了。
同桌,那个经常被你欺负、哭着去找妈妈告状的小女孩,现在也早已到了护犊子的年龄,每年春节开着小白车风情万种地回乡,依稀还有当年的模样,谈笑中满是旧日时光的倒影;每个人童年里都有的那个小胖子,那个当年专逗大家开心的“欢乐豆”,如今已是一大家子人的依靠,还是胖,在工地干活时流大量的汗,拿变成灰色的白毛巾频繁地擦,整个人沉默的令人心疼;村里那个穿着大棉裤、流着绿鼻涕、整天在场边疯狂打陀螺的小男孩,如今已是一家工厂的掌控者,每每驾着豪车来去如风、睥睨天下,后座上还坐着手足无措的父母;有时你也能看到他,当年那个带着一帮小子到处掏鸟窝、打兔子的孩子王,骑着旧摩托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脸上早已没了昔日的灵气,几十年风雨换来的是刀砍斧劈般的皱纹,和满脸的戾气。
走过岁月回头看,旧时光就像一串老珠子,温润朴厚,光华内敛,那些曾经刺痛过你的、以为过不去了的坎儿,如今已如清风拂过山岗,化作泯然一笑。
那个令你初尝爱情甜蜜的姑娘,那个令你饱尝相思之苦的姑娘,那个投入别人怀抱让你痛不欲生的姑娘,还有那个晚秋清冷的早晨,你站在落叶飘零的桥头对她说出那句话:祝你幸福!
接下来的日子你注定飘零,千里之外的东江之畔,你一个人站在异乡陌生的榴花大道上,钻心的孤独像电流一样穿过全身,觉得眼前的路是黑的,不知怎样走下去。可你终究还是熬了下来,白天你像个机器一样在流水线上劳作,夜晚打着手电趴在被窝里一句一句写你的武侠小说。你很害怕闭眼,那样你就会心痛,就会想起过往。那时,时光就像一个浑身长满尖刺的敌人,你必须和他死磕到底,不让他扎到你,直到把它熬得越来越淡,最终变成一锅人畜无害的清水。
一个人活到最狂妄的年纪,付出了一切却失去了一切又找回了一切,这个过程你整整用了十年。十年后,你决定和世界和解。于是结婚、生子、混圈子、盘串儿,上着一个一眼看到头的班,过着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
骨子里,你似乎还是那个出走半生回头依旧的少年,你不愿相信当年那个和你打过架的坏男孩已经患病离世,不愿相信心中那个神圣高洁的女神嫁给了大金牙矿老板的儿子,更不愿相信曾经以为无所不能的自己会被人生打败、变成万千红尘中平凡的一粒,但这就是实事,这就是生活,岁月会把你的一切棱角、尖刺磨平,就像你盘一颗珠子的过程,最终都成为旧时光的一部分。
其实,人都有两种形象:自己心中,你是永远清纯的白衣少年;别人眼中,却早已成了油腻的盘串儿大叔。
(图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贺文杰:河南灵宝人,爱好文学、绘画,偶有文字见著报端、杂志。
·END·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 收藏初见·普洱雅苑的苹果小店品尝灵宝苹果
问世间,情为何物?一颗灵宝苹果是也!
点“阅读原文”,进入初见的苹果小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