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艾口吃]形容口吃的成语。分别是西汉周昌和三国邓艾口吃的典故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邓艾口吃

形容口吃的成语。分别是西汉周昌和三国邓艾口吃的典故

●期期艾艾。

口吃怎麽治?

●用有录音功能的电器练习发声!读文章!再自己听听录音!就知道毛病出在那里!
●唱歌。平时尽量放慢语速。找好朋友,和他们说话,但是不要让他们表现出急躁或是笑话你。这样慢慢培养自信。
●你以后上网的时候把想看的或看到的说出来不要在心里年用嘴说这样可以矫正你口吃的毛病不光是上网看书看报都读出来这样不知不觉就练出来了
●多唱歌,相信你唱歌的时候不口吃吧!

口吃如何治?

问题补充:口吃如何治?
●口吃病是在心理因素的作用发生和发展起来的,治疗心理因素应该是治疗口吃的基础。但是,由于多年来不断地重复积累,形成了一年强一年的牢固的条件反射作用,实践证明,对症疗法的发音矫正也是不容忽视的。矫正口吃是言语的再学习,是两种不同言语习惯的斗争,所谓发音矫正就是掌握发音法重新训练患者的言语来粉碎已形成的牢固的条件反射枷锁。口吃患者多年来与口吃现象进行没有策略的斗争,渐渐地养成了一种很坏的说话习惯,说起话来又急又快,又猛又重,这种说话方式必然会导致更多的口吃。言语的再学习就是学习一种良好的发音技巧,取代过去那种坏的发音方式,使言语能够逐渐地变得流畅起来,我们把这种良好的说话方式取名为“发音法”。通过发音法的言语练习,建立新的言语结构定型,以改变言语机能系统中的病理性相互联系。发音法是改变口吃现象的强有力的武器,它的作用之大,常被人们惊叹为“奇迹”,即使严重的很难说出话来的患者,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音法的矫正训练,也能流利地说出话来,不少患者把发音法称之为说话的“法宝”。在我们口吃矫治班里,因有专人指导,又有集体的相互督促,而自我矫正因缺少这样的有利条件,困难可能多一些,不过,若能领会发音法的要领,也可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希望熟读本书,反复体会,细细琢磨,认真刻苦地练习,并且要坚持练,一鼓作气地练,决不可练练停停,停停练练,防止出现疲塌状态。二,发音法的法则口吃患者在说话时,口吃的显著表现是在第一音,遇到难发音,表现更为突出。其实中阻性、难发性都是在第一音出了故障,我们究其实质是第一音犯了以下几点毛病:急:心慌意乱,肌肉紧张。快:想一口气把所有的话都讲出来。短:与第二音紧迫。不独立:与第二音几乎同时发出。高和重:猛然一声,冲出第一音。根据上述原因,我们吸取正常人讲话的优点,针对口吃患者(第一音)障碍的特症,对矫正口吃须要进行“重新训练语言”的练习,也就是“语言的再学习”。练习一种正确的说话方式,要求做到第一音发出的时候要:平静:情绪稳定,肌肉松弛。慢一些:不要很快,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拖长些:第一音少许拖长些。独立:说完第一音,再发第二音。低和轻,第一音(子音)比第二音要低一些。以上述这个方法说话,叫做“发音法”,练习时,注意下列几点:1,别把发音法看得太简单:我们不可能因为简单而不相信它。它的作用实在是出于我们意料之外的。在笔者直接矫正下几千名患者经过短期训练就能不口吃地说话,这主要是依靠“发音法”说话的技巧。我们对发音法应该有正确地认识,要愉快地、满怀希望地接受它。2,慢:当我们口吃时,好心人常常劝我们:说话慢一点,别着急,慢慢说。由此可见人人都晓得,说话慢一点,口吃就会轻些,它已是一个公认的好方法。因为快和急是导致口吃加重的主要因素。现在国外在矫正口吃的语言训练上大致都要保持一个慢的原则。但也不要过分地慢,那种脱离实际生活的慢速度,好象唱歌似的慢速度是不好听的。但是一定要比我们原来口吃很着急的说话要慢得多了,也要比一般语言能力很强,快速度说话的正常人要慢得多。每个人的语言能力不同,我们的语言能力本来就较差,再加上口吃的长期障碍,所以我们在练习时,尽可能慢一点,是有好处的。3,轻:我们也许能体会到,说话轻一些,对口吃患者确实有些帮助,口吃可以减轻些,也许不会口吃。但是,所谓“轻”,并非轻到使人听不到,只要不象你发生口吃时那样重的语音就可以了,另一方面要注意第一音(子音)要比第二音低,这样就不会二个音一起冲出。4,柔和:口吃时的说话往往是很粗重的,这种粗重的发音就容易使我们语言发生障碍,所以我们现在就要把它改变得柔和一些,要改变得像广播员那样的柔和动听。我们也有这样的体验,就是当我们心平气和说话时,发音一定是柔和的,因此是不大会口吃的。5,均衡:口吃患者的说话,由于发言意欲过急,常会几个字紧连在一起冲出来,这就容易发生障碍。常常第一字还未发出,就想把第二个字一起说出来,结果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所以,我们练习时要均衡地说出来。如说:“应该”两字,不要把“应该”两字紧连在一起冲出来,而是要把“应该”两字依次地、一个个地均衡地发出来。6,连贯:说话不能一个字一个字有意地分开,那就缺少连贯性了,我们要把每句话都保持连贯性(这种连贯与前面的要求第一音独立并不矛盾),字与字之间不要中断。比如说:“你上哪儿去”?不要说成:“你、上、哪、儿?”那就不好听了。7,节奏:发音法必须掌握节奏感,这是很重要的。正常人说话都有他一定的音律,可是我们的语言音律却被口吃破坏了,因此口吃患者根本谈不上什么音律。现在,我们要恢复语言的音律,就要训练我们有节奏地语言(特别是训练长句和朗读练习更为重要。初学发音法往往是头几个字刚慢下来,后面的字就急速起来,掌握了节奏就能使每句话都能轻慢下来。我们在唱歌时不口吃,主要是唱歌音调上有一定的节拍与音节,不仅唱歌,凡是有一定速度和音调的,象唱戏、小调等都不会口吃。这种节奏就是要求我们在每一长句里保持二、三个较轻较低的音调,这样就自然地形成一种有起伏(波浪形)的节奏,在患者心理上就起了一种音律作用,再加上轻慢、柔和、均衡,所以是既稳重又轻松,就能达到正确训练语言的目的。8,强弱适宜,字音清楚:不要在开始时用力很强,中间稍弱,末了就没有力了。应该做到强弱一致和一定的力量说话,既不要过于大声,又不要有气无力,一般不要忽而很高,忽而很低,只要有点强弱就可以了。当然有抑扬顿挫的声调更好,这正是我们要追求的。三,把发音法应用到生活中去作完上面的基本练习后,发音法较熟练了,就可以把发音法贯彻到生活中去,在生活中掌握发音法进行说话的锻炼,进行对人关系的磨练,重新调整对周围人们的态度。学习的目的是为了“用”,而且用也是更好的学习,只练习朗读而不在生活中掌握和运用发音法,是毫无意义的浪费时间。有的患者非常认真地练习朗读,每天花费很多时间长期地坚持练,可就是不应用到生活中去,这样练习有什么意义呢?即使练习很长时间也决不会把口吃练好的。进入生活锻炼的阶段,朗读和自言自语练习也不可中断,要一直坚持到全愈为止,因为它是发音法的基本功练习,它能给发音法说话打好基础。自言自语要随时随地练,朗读每天要保持一小时左右。晚上临睡前练习最为适宜,发音法的烙印可以较长时间地在大脑里“贮蓄”起来,最好练习至入睡,早晨练习也很适宜。把发音法应用到生活中去之前,先练几天对话练习,即使在生活中已应用发音法,每天仍要坚持一些时间的对话练习,因为对话练习是积累发音法说话习惯的最好练习方式,把发音法应用到社会环境中去的一种过渡性练习。找一个人练习对话,这个人可以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或要好的同学、朋友,练习对象宜逐渐扩大,在他们的检查和督促下练习发音法说话。开始时作一些简单的回答,逐渐提高到一般性漫谈。若能找到一个患有口吃病的就更好了,练习时要严格要求自己和对方,如发现任何一方没有掌握好发音法,要求对方重说一遍,这样互相帮助,互相鼓励着练习,一定会有很好的效果。有些患者对这种枯燥无味的对话练习常不感兴趣,他们觉得不够“刺激”,又认为二人对话完全可以不口吃,何必还要练习,总想到人多的场面和紧张的环境进行锻炼,当然紧张环境的锻炼是必要的,永远不接触易口吃的环境,口吃是永远矫正不好的。但决不可因此忽略了基本功练习。对话练习和朗读、自言自语练习一样,也是基本功练习。熟练发音法,积累和培养发音法说话习惯,能给你生活中运用和贯彻发音法打下良好的基础。把发音法贯彻到生活中去才是真正矫正口吃的开始。可以循序渐进地向生活里推进,就是从不易口吃的环境开始练习掌握发音法说话,逐渐地向容易口吃的环境深入。这一点患者是不难掌握的,因为患者自己都知道什么时候不口吃或不易口吃,什么地方容易口吃。但也不要不敢前进,每遇到以前经常发生口吃的场面就畏惧地不敢向前,这是不对的,不接触易口吃的环境怎能去适应它呢?幼儿不向前迈步,怎能学会走路?不进入水里怎能学会游泳?只有投身于怕口吃的环境才能最后突破它。也可以不通过循序的阶段,一下子向生活里全面贯彻。或许有人认为这样过于冒进了,其实不然,在解放思想的基础上配合应用矫正口吃的有力武器--发音法,在你身上存在着的这点口吃是不够你矫正的。口吃患者都具有和正常人一样的说话能力,但你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得自己去发现,在生活实践中去发现,打消一切顾虑,大胆地贯彻吧!电话铃响了要主动去接。开会主动发言,争取第一个发言,不放弃任何一次发言的机会。实在没有人和你说话就自言自语练。温习功课或看报看文件时就练习朗诵。一直不停地练到晚上闭眼睡觉,坚持这样练下去。依靠这些新言语,可以建立新的兴奋灶,或者说建立新的优势,这种优势作用于疾病状态的中枢机制并因此而抑制它。四,打消一切不必要的顾虑把发音法贯彻到生活中去就是两种说话习惯(发音法的轻柔缓慢的说话习惯,与患者以前那种急快猛重的不良习惯)斗争的过程。在两种说话习惯进行交替的过程中,可以想象会存在一定的困难的,希望患者不要被这些困难压倒,一定要克服这些困难,坚定不移地贯彻下去。1,发音法一定要完整正确:句中每个单语的诱导必须全面掌握,每句话都要掌握,不要一句话里“节约”几个诱导,不要掌握一句或两句而后面的话就快起来,必须全面地掌握,就是每天从早到晚不论何时何地,不论和谁说话,说什么,都要全面地掌握发音法。只有全面掌握发音法才能与口吃现象起对抗作用。尤其口吃程度较轻的患者,在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口吃的,正因为如此,常忽略了发音法的掌握,所以应特别注意。有的患者说当我将要发生口吃的时候再照发音法来帮助。实际上,当你将要发生口吃的时候,采取什么办法都无法挽救了。矫正口吃不是当将发生口吃时才用发音法来帮助,而是全面、正确地掌握发音法来预防口吃的发生。同时还必须坚决应用到生活中去,不可犹豫不决地又想掌握又不想掌握,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反应引起心理的矛盾,易使思想与言语都陷入混乱。有的患者说,我的发音法还没有习惯,等习惯了以后再贯彻。比如要想学会游泳,必须脱了衣服进入水里练习,不然是永远学不会的。每天在书本上学习游泳理论,躺在床上练习游泳的姿势,结果还免不了被淹死在水里。同样地,发音法的说话习惯必须在生活实践中去培养,掌握得越完整,贯彻得越积极,越容易适应和养成发音法的说话习惯。2,要有必胜的信心:要有一定矫正好口吃的决心和信心。信心具有治疗内容和动员性质,提高信心可使情绪导向积极状态,在意识中加强良好的信念,在大脑中产生“竞争”优势。如何提高信心呢?认识口吃可以矫治好的可能性就会提高信心,请看两个患者的治疗日记:“老师用生动而颇有趣味的言语,指明了矫治口吃应具有的正确的思想态度以及方法和途径,一字一句扣人心弦,触动了我的痛处,如明媚的春光射进了我黯淡的心房,象久旱的枯苗喜逢春雨。全身顿时觉得好象卸了千斤重担,说起话来轻松了很多,对矫治好口吃充满了信心。”“以往的疑惑心情和悲观情绪被老师的绝妙的开幕词一扫而光。我坚信,老师的妙口一定能使我的口吃病回春。”后天形成的口吃,如经过认真的、系统的医治,完全有可能改正过来,同时这个可能也是通过实践证明了的。你们不是曾经看到或听到在周围有些曾患过口吃的人现在已好了吗?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口吃不是好了吗?二千三百年前雅典的狄摩西尼不仅矫正好了口吃,并进一步成为世界最有名的大雄辩家。你必须具有这样的信念:只要口吃可以矫正好,只要曾经有人好过,那么我一定也要矫正好。然而,不少口吃患者还是很难一下子就把信心树立起来,这有客观和主观两方面的因素。客观因素是周围人们对口吃的不公平态度。“一个工人,工作又不需要说话,用不着治”,“口吃是不会治好的,你不要白花钱浪费时间了”,“几千年来未听过口吃病可以看好”......这些言语对口吃患者的影响是举足轻重的。其他疾病决不是这样,即使是不治之症,如癌症等,周围的人们也是劝说病人快些去治。主观因素是口吃患者大都具有神经质的性格倾向,这样的人容易接受消极的影响。听到十个人说可以好还有些怀疑,只要有一个人说好不了就确信不疑;看到十个人治好了,当然受到很大的鼓舞,但是只要再看到一个没治好的人,鼓舞起来的信心就会一下子降到冰点以下,没有信心的患者不必拼命地树立信心,即使勉强树立起来也是虚假的。就这样没有信心地行动起来,并以合作的态度熟读本书,把书里给你指示的治疗方向--心理治疗和言语训练全部接受下来,并坚持努力,那么,你不想好也会好起来的。3,要有坚强的意志:掌握发音法说话,特别是当口吃好了以后还要坚持掌握,有些人感到枯燥无味而失去耐心,容易松懈,半途而废,往往使口吃愈而复发。口吃是多年来积累起来的顽强习惯,因而它的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必须长期坚持,这就须要坚强的意志。有的人,我没有坚强的意志怎么办?不能这样原谅自己,坚强意志是在实践中培养起来的,应该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还应该认识到,坚持发音法这件事的本身就是坚强意志培养的过程。为了有意识地建立自己的良好习惯,就必须永远不放松所采取的决定,坚定不移地朝这个方向去努力。在根除不良习惯时,这个条件更应该严格遵守。惟有能用不可转移地决定来武装自己,坚决地实行这个决定,而且不给自己任何宽恕的人,才可能学会管理自己的习惯,从而能够管理自己的行动。4,说话快不是优点:从容缓慢是发音法的要领之一。绝大多数的口吃患者都对慢抱有反感。有些人明知道慢一些说话可以减少口吃,可就是慢不下来,其原因就在这里。对慢不感兴趣怎么能掌握好慢呢?只是从道理上接受慢还不够,必须在行动上、感情上接受慢。不论学习什么都是这样,如对它有好感,感兴趣,学习起来进步就快,学习发音法也是这样。你想说话不口吃吗?那就得说话慢一些,你想掌握好慢吗?那就得对说话慢感兴趣。说话快了有什么好呢?今天的世界,一切都向快的方面发展。赛跑获得第一的人可以得到一块金牌,但决没有一块金牌是给说话快的人准备着的,既然说话快得不到奖,就足够说明快不是优点。那么说话慢了是优点吗?当然也不是,春兰秋菊,不同其芳,各有各的特点。但是,总的说起来,慢比快好一些,说话慢一些让人听起来舒服,还容易听懂,有修养的人说起话来大都是慢条斯理,从容不迫的。这样说话既好听又不吃力,何乐而不为呢?口吃的人们说,用发音法说话太慢,似乎有些不懂快慢了。发音法再慢也比你口吃说不出来快得多了。一句话用发音法流畅地早就说完了,可是口吃的人还在那里一字一顿,二字一拼,挣扎了好久还没说完,究竟是哪个快哪个慢?当然发音法比口吃快得多。对一个口吃的人来说,发音法说话不是慢了,而是快了。有人说用发音法说话好象受了拘束似的不舒服,这是可能的。任何一个新旧习惯的交替都应该有一个适应过程,暂时忍受一下,习惯了就会调和起来的。有时会因主观或客观的原因把发音法忘掉,也往往因为一旦摆脱了口吃就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丢掉发音法,应特别注意。下决心,不掌握发音法决不张嘴说话,并且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放弃这样一个主导思想:“为了练习发音法而说话,不是为了说话而掌握发音法。”把生活里所有的说话都当作发音法练习。你当初不是看别人的口吃好玩,就装口吃,练口吃,学口吃吗?现在要反过来:学不口吃,练不口吃,装不口吃。5,别人会有反感吗?:掌握发音法怕别人听出来不好意思,说话慢了别人不会着急吗?柔软地说话别人不会有反感吗?这样顾虑重重是不可能掌握好发音法的。正常人也有很多说起话来轻柔缓慢,从容不迫,我们听起来并不觉得着急,也没有反感,反而觉得稳重好听。所谓怕别人着急,实际上是自己在着急,怕别人反感,说穿了是自己对发音法有反感,以别人反感为借口来掩盖自己。前面已经说过,用发音法说话对于你个人来说是变了,变得从容缓慢了,变得轻软柔和了,同时也变得不口吃了。但决没有变出正常人说话的范畴,因为不少正常人也是这样说话,别人怎么会听出而产生反感呢?经常与你相处的人可能会听出你说话变了,这是好事,应该让他们听出来,如若谁都听不出来,说明你说话还是老样子,没变,这还叫什么“言语的再学习”呢?打消一切不必要的顾虑,大胆地“变”吧!请看看下面这位患者来信:“......今天上午去学校上课,碰到了些同学,关心地问我前一时期为什么不来上课?身体可好?我就愉快地告诉他们是在矫正口吃。本班同学都知道我在矫正口吃,对我要求较高,关心我是否还有口吃?我肯定地回答他们:口吃在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了。有一部分同学开玩笑地问及我矫正口吃的事,我却以从未有过的愉快心情大谈我的矫正经过,没有一点爱面子思想,也没有口吃现象出现,不以为人们谈论口吃是件羞耻的事,一点也没脸红,并且谈论的兴趣比他们更高。以后小组发言,我主动地第一个发言,虽然不是长篇大论,但为时不短,我用完整的发音法把话讲完,讲得很流畅,我从没有这样轻松地讲过话。在我发言时,别的三个组同学都对着我看,有的是以惊讶的眼光瞧着我,有一部分人以期待我发生口吃的眼光看着我,我也象在矫正班里练习演讲那样自然地望着他们,从容不迫地扫视四周。发言完了,小组长带头鼓掌向我祝贺,这一仗是打胜了......。”这位患者是怎样打胜这一仗的?想必读者自己会找出答案。6,怎么还有口吃:掌握完整全面的发音法在一般情况下是可以不口吃的。但是,由于本身的因素和外部条件变化的影响,前进的道路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口吃症状总的趋向虽是逐渐地好转,但有时也会出现波动。有时一冲动就忘记了发音法,有时自己以为在掌握着发音法,实际上已滑出了发音法的渠道。要命令自己,并且不断地追加命令,迫使自己坚持发音法,还要经常检查自己的发音法。检查自己每个单语的第一个字是否都掌握了诱导。下面二段患者日记。“我在练习发音法时,只注意一个慢,看着表练,以为只有慢了就是真正的发音法,而不注意诱导,走了弯路。今天听到诱导是发音的灵魂,它是说话速度的减速器,几个人还作了表演练习,对诱导才有了进一步的领会。实践证明,诱导着发音,速度就自然而然地慢下来,想快也快不起来了。以前也体验到只要慢一些说话,就不大容易口吃,可就是慢不下来,现在有了这个技巧还怕慢不下来吗?从此就严格要求自己,不宽恕自己,并随时检查自己贯彻发音法,现在口吃现象已减少到小数点了。”“我采用了这样的办法,平时说话时不用发音法,一旦在某个字音上卡壳,马上来个180度的大转弯,把卡壳的字用发音法诱导出来,然后再改为平时的说话方式。”后一个的掌握方式是不值得仿效的,因为当你在某个字上口吃时,再想用发音法往往已来不及了。检查一下任何两个字有没有紧连地现象,如说“发--音--法--”时说成“发音--法--”,或“发--音法”,这样容易受到抵抗而口吃,或引出下一句话口吃。多数患者重视慢而忽略了轻柔。一个患者说:“我有一个亲戚,本来口吃很重,自我矫正很成功,他一面改造性格,一面学着轻声轻气说话,现在已改正了很多。”慢不是唯一的不口吃手段,这个人就是通过轻软柔和的说话,发现了自己本来就具有的说话动力。检查自己是否有说话用力过大,要极力避免猛重现象。客观上虽尽力控制着自己掌握发音法说话,可是心理非常着急,恨不得一下子把心理的话全倒出来。这种急于表达,发言意欲太急的心情是绝对有害的,它可能会破坏发音法的旋律而导致口吃。从容不迫的言语必须与心平气和的心情配合起来,这样才能真正发挥出发音法的作用。检查一下自己思想上有没有顾虑,任何不必要的顾虑都会引起心情混乱而影响发音法的贯彻。口吃了怕难为情,矫正口吃要“保密”,掌握发音法怕别人听出来不好意思,说慢了怕别人着急,......顾虑重重,这样怎能掌握发音法呢?一定要下最大的决心,坚决作到“你笑你的,我说我的”,“你快你的,我慢我的”。口吃矫正应该有一个过程,有些患者一掌握发音法说话,就想马上达到完全不口吃,这种焦虑心情是错误的,也是有害的。发音法虽是矫正口吃的有利手段,但它毕竟不是“仙丹”,掌握了它口吃现象定会逐渐地减轻减少,一定要接受这个过程。也不能达到“完全”不口吃,每个正常人有时都会有点口吃,难道我们还能矫正到超乎正常人的“超人”吗?这种要求是不现实的,这个问题,后面将会详细讨论。口吃有病态口吃和常态口吃,正常人发生口吃当然都是常态,而口吃患者发生的口吃是既有常态又有病态,我们要矫正的是病态口吃,至于常态口吃那就随它去,它不须要矫正,也不可能矫正,因为我们也是“人”。口吃患者以为正常人不口吃,所以就把自己的口吃都误认是病态口吃,常态和病态之间怎样去区别呢?它们中间没有一个绝对清晰的分界线。有人说有心理障碍的口吃是病态。不对。心理障碍容易引起病态口吃,并不是有心理障碍发生的口吃都是病态口吃。有人说,正常人虽有口吃,可他们大都不知道,而我们自己知道,自己知道的口吃就是病态。这种说法也不对。因为口吃患者往往发生了别人很难察觉出来的极轻微口吃也会为之痛恨不已。这样的口吃不是普遍存在着吗?怎么能说它是病态。如果一定说它是病态的话,它应该是心理上的病态,须要改变的不应该是口吃而是病态的心理。一般地说,与当时的环境和心情协调的口吃是常态,失去这种协调的口吃现象应是病态。小孩吃着饼干,失手掉在地上被小狗抢去吃了,小孩或会伤心地哭起来,这种哭是正常现象,如果一个成人也因此大哭起来岂不是失去常态?口吃矫正是一个口吃逐渐减轻减少的过程,那就应该看到自己好转的一面,用它来激励自己,不断提高疗效,争取进一步好转直到全愈。可是口吃的人常闭着一只眼睛,看不到好转的一面,只用睁着的那只眼睛瞪着没好的一面。又由于求全欲望的驱使,一点点口吃也忍受不了,不管在矫正上有多大的进步,还是每天大喊大叫:“我怎么还有口吃,我怎么还发生口吃!”一个较严重的患者,第一天来接受矫治时,几乎每句话都口吃,后来,在全班面前说了近五分钟的话,只发生了一个字明显的口吃。发言完了后问他口吃好了多少?回答说:“好什么!你们没听到我刚才口吃吗?”有一点云彩就不是晴天,这样对待口吃能期望根治吗?这个人只能说口吃现象几乎没有了,而口吃病没好。五,辅助疗法矫正口吃是一个逐渐好转的过程,在好转中仍会出现口吃的反复。当心理障碍冲动时,或遇上某些难发音时,即使掌握了发音法,有时也可能发生口吃,配合一些辅助疗法将会有助于口吃症状的减少和消失。有很多例子说明,这对减少口吃现象,养成新的言语习惯,保持平静的心情和树立说话的信心都是很有价值的。1,有意识地深深吸口气再说话;2,自由而有节奏地运动双手,有时用一些手势来强调要点;3,用一些与言词有关的动作配合说话,如别人问工资多少?这时可以缓慢地伸出三指,一面说:“三佰元”;4,作适合言词的动作,就是边作那件事边说;5,含糊其词。我们平常说话不是每个字都发得清清楚楚,很多字是含含糊糊地一带而过。初学外语的人不易听懂外国人说话,这是因为不少字发音含糊的缘故,如果清楚而缓慢地说就可以听懂了。中国人说话也是这样,如我们说“中国人”三个字时,仔细听听,只有“中”字最清楚,其他二字都很含糊,尤其“国”更是发得一带而过。求全欲过强的口吃患者一遇上难发的字,就拼命地非发得清楚完整不可,就更容易在这个字上卡住,这时就含含糊糊地带过去算了。baidu

口吃有治吗

问题补充:口吃有治吗
●能啊!其实自己控制点慢慢的就好了,说话的时候你要想好了去说,吐字稍微慢点!最好在说话的时候你做一遍深呼吸,让自己感到不那么紧张,然后在去说!相信自己是最重要的,我原来也有,最后也是自己给克服了,慢慢来没关系的!
●矫正儿童口吃宜赴趁早北京市安定医院郑毅教授口吃,就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常说的“结巴”,是一种语言障碍。据北京市安定医院郑毅教授介绍,在国际上,口吃患者占人口总数1%左右。虽然我国还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但是由于许多家长不认为口吃是一种疾病,并且不愿及时带孩子就医,往往忽视了其危害性,因而口吃在我国总体上呈上升趋势。郑教授建议,儿童口吃应该早发现、早治疗。  ■口吃也是病  郑教授说,口吃其实也是一种心理疾病。一般而言,3至11岁是儿童学习和发展语言的重要阶段,由于语言功能发展不成熟,所掌握的词汇有限,或者由于心理紧张等因素,不能迅速准确地选择和表达词汇和语言内容,说话时会表现出重复、拖长一个字音或短句的第一个字,这些都是语言发育中的正常现象。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掌握词汇的增加,这种现象可逐渐消失。  然而,相对于这种正常现象来说,由于有些儿童语言中枢的协调性比较薄弱,如果口吃持续半年以上,就应引起家长的重视了。  郑教授还介绍说,精神疾病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口吃也是一种精神疾病,应该及早进行治疗。  ■口吃的成因复杂  因为口吃行为与语言中枢神经有关,而神经系统又是人体最为复杂的结构,因而口吃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奇怪、最复杂”的疾病之一。口吃行为通常与以下几个因素有关:  一、在儿童期模仿口吃。在语言学习阶段的儿童,对外界所有的事物都有强烈的好奇心,经常模仿学习大人的行为,在语言方面也是这样。比如,在日常生活中,在电视或电影场面中,当出现有口吃情节时,出于强烈的好奇心和模仿兴趣,当他听到时便会模仿和学习,时间长了便会成为口吃者。  二、由疾病引起。根据专家介绍,小儿的神经系统受到损伤时,有可能使大脑皮质功能活动性降低,容易导致神经过度紧张,再加上小儿情绪不稳定,有时神经特别脆弱,有时特别兴奋,这时,对于处在学习语言阶段的儿童来说,也极有可能成为口吃者。  三、社会心理因素引起的精神紧张也会引起口吃。这也是导致儿童口吃的重要原因。比如,孩子突然受惊吓或者害怕,又比如受到严重的惩罚、打骂,甚至强烈的声音刺激,都可能成为口吃的原因。因而,在孩子处于生长发育阶段时,需要良好的家庭环境。据专家介绍,孩子在7岁前家庭关系不和睦,孩子长期处于恐惧、焦虑、愤怒、紧张情绪之中,或者父母对孩子要求过于严格,期望过高,缺乏对孩子的正常关心,也是造成口吃的重要原因。  郑教授还指出,口吃也与性格有关。由于有些孩子性格内向、害羞,不愿与人交往,由于性格上的原因,再加上神经的过度紧张,在与人交流时便会出现口吃。  ■6岁前是儿童口吃最佳治疗时期  每个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因此,当孩子口吃时,作为父母,不应该讳疾忌医,应当及早带孩子就医。  口吃治疗有其时间性,最佳治疗时期应在6岁之前。一旦孩子持续出现口吃现象,家长要及早带孩子就医,要让孩子放松,必要时,可以给孩子服用一些安定类、抗焦虑类、抗抑郁类等药物来配合治疗。另外,还要注意增强孩子的自信心,对孩子进行行为训练,在孩子出现口吃时,不要打断,而应该及时正确引导,此外,还可以对孩子进行节律性训练,如让他说顺口溜等,同时可配以仪器治疗。郑教授指出,对口吃进行治疗,应倡导综合性治疗方法,单一的治疗效果并不很理想。  郑教授还说,孩子口吃对其心理健康十分有害。出于社会和周围的一些压力,如受到讥讽和嘲笑,口吃将会影响孩子正常的社会交往,会使孩子的性格有攻击性,对他人产生敌意。因此,要正确矫正儿童口吃,必须给他创造一个良好的语言环境,增强他的自信心,更应本着早期发现早期治疗的原则,努力帮助孩子进行矫正。儿童口吃怎么办?贵阳市华烽医院主治医师张少武儿童在2~4岁时出现的口吃现象是暂时性的,属正常现象,随着年龄的增长此现象会慢慢消失。家长不必予以特别纠正。否则将无形中起一个强化作用,儿童越注意越担心越紧张就越口吃。若到了幼儿晚期或学龄初期儿童还有口吃现象,就要采取措施治疗了。(1)树立矫正信心。古希腊天才演说家德蒙西尼斯原有口吃毛病,但他坚信此病一定能治好,并采取各种方法来克服。他常口含小石子练习说话,还一边爬山一边朗诵,经过长期的刻苦练习,终于成为著名演说家。家长可以把这个故事讲给患儿听,帮助他树立矫正口吃的信心。(2)消除心理负担。家长、老师、同学和周围的人们不要过分注意患儿的言语缺陷。不要讥笑、模仿、指责患儿说话。因为口吃患儿一般都有自卑感和恐惧感,在说话前就焦虑不安,担心别人会取笑自己,不消除心理负担,会加重患儿的口吃。因此,家长都是应多给患儿温暖和关怀,采取正确的方法,提出恰当的要求,尽量减少和消除引起患儿心理紧张的因素。(3)进行语文训练。语文训练是最实际的矫正口吃的措施。训练包括教患儿慢慢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发音;教患儿用唱歌的方法说话,训练发音的节奏感和力度感;从新的发音说话的条件联系中,形成从容不迫和平稳讲话的习惯。还可安排患儿在自然环境下和程度不同的恐惧情形下练习说话。先和熟人说话,逐步与陌生人说话。老师先在课前单独向他提问,若能顺利回答不口吃,就立即表扬;进而老师在课堂上也向他提问,鼓励他回答,使他相信自己能答好。这个步骤让患儿自己体验到各种情境下讲话并不可怕,对别人的反应能够忍受,不致紧张。经过这样的训练,再辅以其他心理治疗,要纠正口吃的毛病是能够办到的。

请问一下如何校正口吃?

●你好目前口吃治疗多集中在非药物治疗上,有言语训练,心理治疗,生物电反馈节拍器,改变发声方法,延迟语音反馈方法,声音掩蔽法等等.治疗应针对个体各自的口吃特点,性格,情绪和行为等的不同,选用适合个体的治疗方法.

相关专题: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