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_2010年12月17日晴朗 星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2010年12月17日晴朗 星期五 窒息。作者/怀念流年折 人家说世间的一切都是小小的尘埃,落下去,就会被重重的覆盖。湮灭。我第一次逃课。悻悻的逃掉了英语早自习。我感觉窒息,那教室简直是动物园的铁笼子,寒风无孔不入,比冬天,还要冬天。用迅哥儿的一句描写来形容,就是“我的四面八方有高高的密不透风的墙。”没办法了……还是逃吧。算作真正意义上的逃课么?向老师请假去洗手间。然后拖着两条没力气的腿在校园里走,我知道哪里有我要的角落。明明冲出教室的时候眼泪就要冲出眼眶了,可是风一吹,我反而厚颜无耻的麻木下来。大概只是因为我难以捉摸难以控制的情绪,一连串的事件就发生了。让任性的我不知所措,乱了阵脚。一个我至今认为无关紧要的玩笑,一句不肯说出口的道歉,一个让朋友为难的抉择,一个和小八的电话,一场险失一切的纠结,就这样我逃课了。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担心。我只是不想让那些看我流泪又想要离我而去的人继续做作。一个人蹲在角落很久。脚好麻,好疼,疼些好,我清醒。……早自习前。桃子和方子努力的劝我去道歉,努力的想要挽回这种虚伪的关系,继续维持表面的和平,事实上这种和平早就要一触即发,现在只是时机到了。我已经累到无法再和她继续了……我没办法为了无关紧要时时刻刻笑里藏刀的人委曲求全,我没办法再低下尊严向她妥协。任你们怎样吧。我知道你们被夹在中间很不好受……呵呵,不也曾背叛么……随便吧。真的很气愤。为什么身边的人都是这样心口不一。她们想要两全其美,我决绝的说,不可能。即使我们三个还是朋友。可是她,我不想要。小八在操场上和钾肥吵的不可开交,她们怂恿我去劝,仅说了几句……小八愤愤的吼我,你别说话行么!满腔的积郁,委屈,气愤,收拾不了一古脑都发泄出来……哭花了脸。空空的操场上,我站在中央,方子抱着我。桃子生气的喊小八,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其实我知道,她们爱我如故。回教室的路上,桃子气愤的说,这下好了。小Y那边一个朋友也没有了。我抹抹眼泪,一下子愣住。是这样。不是我执意要挑起友情争夺战,只是……全世界都认为,是我错。那也好。众叛亲离的,是我吧。我对点姐如是说,她却茫然的摇头。从昨晚到今天早上,我和小八吵了两次,小Y为我的一个玩笑生了气,还在小八面前指责我的不是。桃子却说,你怎么能全归罪在小Y一个人身上。与她有什么关系……呵呵。我笑。钾肥在英语早自习上失踪了,失踪的不只我一个。这些连锁反应的催化剂,只是我的任性。随便吧,我只是不想委屈自己。如果真的要我一个人过完初三,那样才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在角落里蹲着,楼上的刺耳的笑声突然倒水下来,我踉踉跄跄逃开……自己已然如此狼狈,还要怎样?那不相干的人来惹我,我没拿出平时尖刻凶煞的嘴脸还击,反而无数的委屈和孤独被浇出来。彼时太阳还躲在教学楼后面,我的正面是重重的阴影,挥之不去。点姐在长廊后面找到落魄的我,我哭的更厉害,更止不住。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不能再闹了。回去赶第一节数学课。老师讲的热火朝天,我凛冽的走到座位上,一言不发。也不想再说。自己的悲凉已经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又要如何呢。……听说她们有去找我,不知道怎么找。我怎么会还让她们找到。下了数学课,围到我身边嘘寒问暖……我想,我真的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仅此,我就又觉得,温暖。温暖。桃子半是心机的说,到底高兴了谁呢。可是小八……对我的突然消失,他,我觉得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却无动于衷。只是默默的把早点放在我的课桌上。他还生着气。小Y来搭话,我便也苦笑着顺过去……心底那么涩。抱歉……第一次造访年轮,就写不开心的事……呵呵,希望这里可以静静的成为我的天堂。

相关专题: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