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五)人鬼情未了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故道文苑获得更多精彩
灵异故事(六)
人鬼情未了
作者:薛宏新 图片来源:文章自带
最近,旮旯村里经常晚归的人都被一个女鬼给吓破了胆,晚上再也没有人敢走夜路,因为村里接二连三发生怪事,每到晚上,就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来村里偷鸡,不管鸡叫不叫唤,抓住鸡就走。村子里老母鸡也好,打鸣公鸡也罢,逮住啥鸡是啥鸡,也不论老鸡还是鸡娃儿。这可气坏了一个叫憨大胆的二楞,他心里想,肯定是有人故意扮鬼来吓唬人偷鸡的。一天半夜,二楞听见院子里鸡在声嘶力竭的叫,就赶紧穿上衣服起来,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偷村里人的鸡。这天晚上是上半月,月亮非常亮,二楞一眼就瞅见院子角落的鸡窝旁边有一个白衣披头散发人,正在弯着腰蹲在那里抓鸡。“谁他娘的胆恁肥啊!老子都出来了,还不管不顾的偷我家的鸡?”“咳……咳……”二楞故意大声咳嗽了两声,本以为会把偷鸡贼吓跑,他没想到那个白衣人依然不管不顾,还是在那里执着的抓鸡。是可忍孰不可忍。二楞顺手抄起顶门杠就走了过去,举起来顶门杠照着那个白衣人身上就是一下,随口骂道:“狗日的偷鸡贼你也欺人太甚了,我都咳嗽给你发暗号了,你还要偷……”让二楞没想到的是,那个白衣人挨了一棍子好像没有啥反应,仍然自顾在鸡窝里抓鸡,直到两手抓两只鸡才慢慢的站起身。等她转回身,直接和二楞来了个脸对脸,二楞看后不由得惊叫起来,原本举起的顶门杠缓慢的落了下来。 “三……嫂,怎么会……是你?你……你不是已经……”二楞口中的三嫂,是本家哥哥大壮的媳妇儿,大壮是个苦命之人,三十多岁才娶媳妇翠,翠嫁过来也挺争气,当年身怀有孕,邻村的大仙给看了,说是个儿子,从此大壮干活更加卖力了。可谁知,这天不随人愿,就在翠十月怀胎等待一朝分娩时,大壮却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媳妇翠难产死了,最后一尸两命,娘俩都一命归西,由于是暴死,按照当地规矩当天就下葬,如今已过百天祭日。可她死后为什么来村子里偷鸡?此时的翠两眼茫然的望着前方,眼珠子往上翻着,根本看不见黑眼珠子,脸色煞白嘴唇乌黑,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二楞虽然号称憨大胆,此时也吓得七魂出窍,魂都要吓飞了,屎尿瞬间拉了一裤子。这时,翠举起僵硬的手臂,摇晃着手中的鸡说:“我的孩子饿。”说完,没有再理会二楞,转身挪动着那僵硬的步伐朝大壮家走去。二楞见翠没有害他之心,这时胆子反而又大了起来,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当翠走到大壮家大门口时,抬头望着院子里,好像对这院子有无限的眷恋。望着望着,翠竟哭了起来,如果你也不害怕,和二楞一块儿仔细听的话,你会发现翠的哭声中带着无限的幽怨和悲情。这时,翠慢慢的跪下,伸出双手对着院子拜了三拜,当二楞看她的双手时,发现她手上已经没有了肉,只有点筋相连着,让人看了心里发颤。翠拜完院子接着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谁去救救我的孩子,谁去救救我的孩子,孩子在坟里好可怜,我的孩子在坟里好可怜。”这哭声,让人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儿。翠越哭越伤心,叹声连连,哭了一会儿转身朝村外走去,走一步三回头,走两步一回身,虽然动作僵硬,但看得出来,她好像对这院子有千分的不舍,万分的眷恋。二楞看了,眼泪也忍不住的掉下来,都说是人死如灯灭,人死后就会放弃世间的一切,变成一个毫无知觉,毫无感情的尸体。可眼前的情景,看得出,翠依然对这院子情意深深。翠走远了,二楞擦了把泪水,回头看了看大壮家,就见此时大壮将头探了出来,双眼圆瞪着,也已经成了泪人。二楞走过去,跟大壮说:“三哥,你听到嫂子说的话了吗?”大壮点点头,“可……可她,现在是个鬼呀。”二楞叹了口气说:“是呀!既然尘世上的人分善恶,那么阴间的鬼也该分善恶呀!我看翠嫂未必是厉鬼。”大壮说:“二楞,你的意思是……?”二楞说:“三哥,咱们不如跟在嫂子的后面,看看她要去那里,究竟是咋回事?”这时,鸡叫头遍了。两人一直跟到了新坟,就见翠围着坟子转了一圈,看看四下没有人,便把身子慢慢的钻进了坟墓里。“是不是嫂子在棺材中产子了?”二楞悄悄的跟大壮说。“有这可能!”大壮回答着。等到天光放亮,两人来到翠的坟前,只见坟头上有一个洞,一股血腥味从洞里传了出来,二人看的清清楚楚,薄皮棺材有一个窟窿,而且洞壁参差不齐,看看觉得像是用手抠的。“快……快回家拿铁锹、撬棍……我听到里面有孩子的哭声。”二楞叮嘱着。等二人喊了村民,找来了铁锹、撬棍,将坟挖开,棺材盖撬开,只见棺材里全是死鸡。这时,大壮发疯一样跳进棺材里,将死鸡一只只的扔出来。扔着扔着,就听见“哇……”的一声啼哭,棺材里竟然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小胖孩正抱着一只鸡在吸血。小孩旁边睡着的人,正是大壮的媳妇翠。二楞伸手探了探翠的鼻息,发现没有一点儿呼吸,再看看正在痛哭的孩子,大壮感到一阵钻心的痛,又抓了一下孩子的手,惊奇的说道:“是热的,这是我的亲骨肉,我有儿子了!”大壮说到这,就见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翠的脸颊流了下来,她的脸上竟然还挂着微笑。只是,翠的两只手已是森森白骨了,再一看棺材盖上,依然还残留着肉丝、血迹,大壮和二楞及村民都惊呆了,“她……为了孩子,竟然用一双肉手,生生在棺材盖上挖开了一个洞。”
作者近照
作者小传:薛宏新,男,1964年10月生于河南原阳大宾乡薛大宾村,中共党员。曾出版《小河的梦》《婆婆是爹》等个人文集,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故事会》《故事世界》《民间文学》《今古传奇故事版》《传奇故事》巜古今故事报》《文艺生活~故事汇》《人民日报网络版》《河南日报》《洛阳日报》《郑州晚报》《河南科技报》《新乡日报》《牧野》《微型小说月报》《公平正义网》《故道文苑》《德孝记者网》《乡土新乡网》《原阳》《酸枣花》巜林州文苑》等数百家报刊、网络平台,为公平正义网河南频道主编,现供职于原阳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故道文苑》特约撰稿人。
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投稿,稿件须是原创,文责自负。稿件请注明作者并附照片一张。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赞赏全部归原作者所有,平台将以红包形式发放给原作者。
分享给第一个想到的人
点个赞
再走吧

为您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