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小说连载|李靖水:战僧狐喊之帽儿巷

点击上方关注我们获取更多
第十五章 帽儿巷王恩义放下石板大口喘气。
“怎么啦?土匪走了吗?你看见爹娘了吗?”铁梅着急的问。
“没,没,没有……”
“我要出去,你放我出去,你这个胆小鬼!”
王恩义再次捂住铁梅的嘴,死死把她抱住。
其实,土窖离着狐喊藏身的地方并不远,他也听到了女人的叫喊声,可现在还有两个坏蛋没有死,他不敢大意。他并不知道杨铁匠临死前劈死了一个长辫子,也不知道他苦苦寻找的王恩义竟然就躲在他身后的土窖里。
窗台下的黑袍者在狐喊打出那一枪的时候也发现了他,但狐喊身形太快了,他根本捕捉不到狐喊的身影。当然,他也完全没想到今天他们会栽在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手里。
真是阴魂不散啊!他无奈地叹气。
人啊,只要斗志一涣散,落败也就成了必然之事,只是时间的问题。
窑洞里是什么情况狐喊一无所知,他可不敢冒那风险。
他退到一块岩石后,紧盯着两眼窑洞,然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把枪里剩余的两发子弹退了出来,朝着窑洞扣动了扳机,“吧”地一声空响,让黑袍者似乎逮着了机会。
就在黑袍者一跃而出奔向岩石的时候,岩石后狐喊猛然站起来,“砰”地一枪,黑袍者额上开花,由于惯性,他继续往前跑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地。
狐喊正要想办法引出窑洞里的另外一人,这时就听到山神爷庙下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雪光的映照下,狐喊认出了来者正是龙池的兵。
他可不想节外生枝,救人再被抓起来,冤不冤。
坚决不做冤大头,窑洞里的那个长辫子就留给这些兵哥哥解决吧,我是撤了。这支枪也不要了,带着进唐晋城也是个麻烦,藏在别的地方让坏人拿上岂不糟糕。就留给这些可爱的兵哥哥做战利品吧。你瞧,狐喊多么纯洁的心灵。他猫着腰退到沟里一块岩石后,等那群大兵进了铁匠的院子,狐喊顺着山沟就走了。
这一切,王恩义都看在眼里。当他看到大兵们清理现场,从窑洞里抬出杨铁匠夫妻的尸体时,眼圈红了。推开石头跳出土窖。
“谁?”“谁?”
随着叫喊声,枪栓“哗哗”地响。
“爹——娘——”
没等王恩义解释,身后的铁梅哭喊着扑向了杨铁匠夫妻的尸体。
大兵们也是忠于职守,详细询问了王恩义战斗的经过。王恩义可没敢说出狐喊的名字,只是告诉他们狐喊的年龄和大致特征。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大兵们已经判断出打死六个匪徒的正是他们要寻找的人。所以,他们找来义泉沟的闾长,让人埋了匪徒的尸体,带着缴获的七支枪匆匆走了,这儿离唐晋城已经不远,翻过一座山,往外走不了多远就到了。
夜,静下来了。
王恩义和杨铁梅料理完爹娘的后事,收拾好铁匠铺,带着她离开了伤心的窑洞,他们决定到省城谋生。经过乱坟岗的时候,几匹饿狼正刨开浅浅的坟堆,长辫子已经散乱,黑袍被撕咬开,听见有人走来,饿狼拖着尾巴龇牙咧嘴,吓得铁梅紧紧抱着王恩义的胳膊靠着山体远远躲开。
这个时候,狐喊也到了省城。
一进唐晋城,狐喊分不清东南西北,顺着人流就过了鼓楼街,来到督军府门前,他一看到当兵的那制服,就想起了他们不分情由追拿自己,急忙躲在驼队一侧,进了帽儿巷。
狐喊干粮吃尽,零钱用光,风餐露宿,被疯狗追咬,他虽有武艺在身却并不能当饭吃,饿得两眼冒金花。
帽儿巷失去了往日的繁华,街市上满目疮痍,到处混乱不堪。
前面好像有耍把戏卖艺的,铜锣敲得叮当响。狐喊在涌动的人群中被挤来挤去,他惊惶不安地四处张望,不断向人们打听他的爹娘。省城这么大,他又说不清楚地址,哪里会有人知晓,路人一一摇头,匆匆而去。
听着铜锣声,狐喊想起了小时候偎依在奶奶怀里时她说过的一段话:“省城帽儿巷是个热闹的地方,奶奶姑娘时就在那儿的马戏班卖艺,后来遇到了你爷爷。直到现在,你三老舅舅一家都还在马戏班里,有生之年不知还能不能再见一面……”
这不就是帽儿巷吗?对,先找三老舅舅。
这狐喊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一头扎进帽儿巷,令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他钻到耍口技的那儿细细打量,只见这人手拈草珠,身穿纱袍,蓬头垢面,连鬓胡子老长,一副邋遢相,一副竹板打的响亮。一会儿见他钻进沙账之中,瞬间百鸟啼鸣,还夹杂着很多人的对话声。狐喊伸长了脖子往里边瞅,这时里边传出了打斗声,还有人在喊救命。
狐喊怒不可遏:“呔,朗朗乾坤,何人如此放肆!”
话音未落,他一个箭步踏了上去,揭开沙账定睛一看,哪有旁人,就是那说相声的一个人端坐在小凳子上,不禁傻眼了。
那耍口技的见有人闯入,两手叉腰站了起来,狐喊急忙抱拳道歉。
有人就说:“耍口技的要钱了,大家还不掏钱要待怎地?”
好心人就提醒狐喊:“那位小哥你快出来吧,耍口技的不会怪你的,叉腰是他向人要钱的招牌。”
众人哄堂大笑,纷纷扔钱。狐喊一脸尴尬,溜到一边。
那边又是一片叫好声,狐喊循声过去,只见一个身体壮实的中年汉子在练杠子,只见他在杠上做着“沾棍飞”、“攥杆睡”、“鹞子翻身”、“寒鸭浮水”等动作,最精彩的是他用两个手指头支撑,在杠子上拿大顶、倒立。
狐喊不禁拍手叫好,那人从杠上跳落地面,走路却一瘸一拐的,脸部也不平整,到处疙疙瘩瘩,看起来甚是怕人。
狐喊就呆站在了那里。
那人却又搬起两块石头“啪啪”撞击,叫狐喊过去搬一块石头站定。只见他运足了气,“啊”地一声,手掌劈下,石头应声砸碎。然后拍着自己的胸脯兜售他的狗皮膏药。
当然,狐喊并没陶醉在形形色色的表演中,这些人如八仙过海般各显神通、各练绝招,他一个个记在心里。但他没有忘了逢人就向人打听他三老舅舅。
几经周折,狐喊终于碰到一位认识他三老舅的卖艺师傅。
那卖艺师傅告诉他,你三老舅所在的马戏班子叫余庆班,他啊,早几天在五龙口那边出台口呢,好像听人说他最近想闯关东,你要找得赶紧去。
狐喊虽然有点失望,但是有讯息总比没有好,问了路,道谢罢,一路向东来到五龙口,却与自己进城的地方不远,这一天,就在唐晋城里绕了个圈儿。
到了这儿,一打听余庆班,还真有人知道。根据好心人的指点,他拐过几条巷子,就听见了一片叫好声,顺着声音他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场地上,那儿人山人海。
他费力挤进去,就看到了手拎铜锣的长袍老者格外亲切,眉宇间和奶奶十分神似。
杨班主正在敲锣收钱,突然看见有个少年挤出人群向自己跑来,不禁一愣,好熟悉的感觉。
人都说,姑舅亲,打断骨头连着筋。这话一点没错,谁也没张嘴,刹那间一老一小莫名的兴奋。
“你是……”
“你是……”
二人异口同声却又同时闭了嘴。
狐喊从脖领里探进去,从脖子里取下一个精致的金锁,那是他十二岁开锁的时候奶奶送给他的,奶奶说那是她娘家的陪嫁的,如果是三老舅舅,那他一定认识。
杨班主锣也扔了,钱也不收了,两手抓着狐喊的胳膊左看右看,嘴里对对囔囔,“你是喊儿,你是喊儿,对吧?可怜的孩儿,你是怎么找到此处的?可把你奶奶急死了,以为你出事了。你说你,从龙山县到唐晋城,就一天的脚程,怎么这么多天没音讯呢?啊,你说,路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狐喊落下两行眼泪,喊了一声:“三老舅舅!”泣不成言。
“不说了,见了就好,见了就好,吃饱饭你就回去,可不能让你奶奶操心了,这几日,眼睛也快哭瞎了。”
杨班主跟练把式的说了声,带着狐喊来到场地后边搭的窝棚里。窝棚里一个老太太正在缝衣服。
“叫老妗子!”杨班主笑哈哈地拉着狐喊给他介绍。
“老妗子好!”
老太太迟疑了一下,“这是……狐喊?”
哦,敢情爷爷奶奶把他离家出走的消息在亲友圈里传了个遍。想到这里,狐喊倒有点局促,脸先红了,就在这时,不争气的肚子却一个劲儿“咕噜咕噜”地叫喊,他越发尴尬。
“他老妗子,你先给孩子做口饭,我出去招呼一下。”杨班主跟老太太说了一声,又叮嘱狐喊,“别乱跑了,唐晋城可不比龙山县,三教九流,吃了亏都不知道找谁。你先歇息会儿,让你老妗子给你做饭。”
说完,杨班主一低头出了窝棚,老太太安顿狐喊吃饭。
(本故事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情节多为虚构。)
战僧狐喊451|第一章:小有名气
465|第二章:收留陌生人
479|第三章:一声惊雷
497|第四章:日月换新天
498|第五章:忠义的诠释
499|第六章:夜战饿狼
500|第七章:吃谁喝谁糟蹋谁
501|第八章:告黑状
502|第九章:找亲爹去
503|第十章:谝家
504|第十一章:扑神
514|第十二章:搅茅棍
515|第十三章:行侠义泉沟
526|第十四章:乐极生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