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微风111】出门在外不容易//秦永毅

出门在外不容易?

常听老人说“在家样样好,出门处处难”,以前总觉得似懂非懂地,直到那次出差后才有了深刻的感受。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酷暑盛夏,单位安排我去西北一个省会城市散发宣传册子。为了省钱,我坐的是一列绿皮火车,车开起来时风像一股激流从列车窗子猛吹进来,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呼吸困难,车停下来时,热浪扑面而来,整个车厢瞬间变成了一个桑拿间,浑身闷热,汗流浃背。
同样是为了省钱,我住进了一家经济实惠的旅社。旅社的房子三面是墙,仅有的一扇窗子和门按在同一面墙上,而且没有纱窗。大概是为了安全,房东干脆把窗子固定起来,使窗子变成了一片透明的墙。走进房子的那一瞬间,我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首先想到的就是赶紧打开风扇。像是正午休时忽然被人叫醒一样,吊扇极不愿意地转动起来,刺耳的“咯吱”声像是谁在懒洋洋地转动着一个生锈的轮子。
坐在燥热的屋子里,长衣长裤一样也用不上,我这才发现自己忘了带背心和短裤。想想要啥有啥的家里,我第一次深深地感觉到“在家样样好,出门处处难”的深刻涵义。
为了挂衣服我打开了衣橱门,可等我关衣橱门时却发现怎么也关不上了。仔细查看,原来固定衣橱门的活页松动了,门外面镶嵌的穿衣镜也像被人敲击过似地裂开了许多缝隙,裂开的镜子用胶带粘着,看着都让人害怕。为了避免弄坏门的嫌疑,我重新取出放在衣橱里的衣服,然后小心翼翼地合上衣橱门,直至离开旅馆,我再也没碰过那扇门。
那一晚上,我始终是昏昏沉沉的,虽然很累但却怎么也睡不着,眼看到了凌晨一点,我担心再不睡觉会影响明天的工作计划,这才强迫着自己躺下了。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被风扇有气无力的“咯吱”声聒醒,感觉身上有点冷,鼻孔有点堵,头木木的,估计又感冒了,应该是热感冒。看看时间,快7点了,强撑着酸困的身子起床,洗脸刷牙后吃了昨天提前买好、当作今天早点的面包,然后急急地出门。早上我得趁一个会议召开前的十几分钟空档完成散发一百七十多份册子的工作,这是我这次出差的第一个任务。
按照朋友提供的地点,我来到一个豪华酒店的会议室外,发现会议室的门紧锁着,询问附近的服务员,服务员说会议8:30才开始,时间还早。看看时间,还不到7:30,确实有点早。站在宾馆大厅,昏昏沉沉的大脑经凉风一吹,倦意便一阵阵袭来,我觉得这会儿能有个地方迷瞪一会儿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找了一圈,好像都不合适,最后厚着脸皮在人家会议报到处一张空着的椅子上坐下来,工作人员扭头看了看,没有说什么。
心里总怕睡过了头,迷瞪也迷瞪不踏实。半睡半醒地歇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急忙提着大包小包的册子向会场跑去。会场的门开了,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布置会场,顾不得多想,我急忙将自己的册子放到每一个座位上。没放几个,一个工作人员板着脸走过来了,问我是哪个单位的,谁让你在这儿乱发东西等等,我急忙陪着笑脸解释,不等我说完,那个工作人员不耐烦地摆摆手让我赶快出去,直到那个朋友打过招呼后人家才让我进门,那时候离会议开始只剩下几分钟了,大部分参会人员已经就坐,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手忙脚乱地给每一个座位上放好册子,总算完成了任务!

第一个任务完成了,接下来第二个任务是到车站、公园、商场等人员密集场所散发宣传册子。在一个公园里,我像个地下党一样向市民发放宣传册子,有的人接了,有的人扭身走开,这其中有警惕的、反感的、轻蔑的、不屑一顾的等种种表情。接了的人中有一部分没走多远顺手就把册子塞进了垃圾桶,没接的人中有的听说册子是免费的就又拐回来找我索要册子,给了一个册子人家不走,非要三个册子,说家里有三个人,好像不要够三个册子就吃了多大亏似地。正发着,一个人黑着脸向我走来,赶忙迎上去送册子,没想到人家一下子抓住我手上所有的册子往外夺,我这才知道遇上公园管理员了,但我不可能让他把册子夺走,我拼命抓住册子不放,拉扯了半天,累得那位中等个子的管理员红脖子涨脸、气喘吁吁地也没有得手,最后是通过当地旅游局给公园打电话才给我放行。
从公园出来,我去了滨河公园,这里人很多,主要是唱戏的,一摊接一摊,唱的慷慨激昂,拉的全神贯注,听的如醉如痴。这次我学聪明了,每走到一个自乐班摊子前先听一会儿戏,给演员鼓鼓掌,确定周围没有城管后迅速把册子发出去,观众也刚好需要垫屁股纸,就这样比较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一旦完成出差任务,最急迫的事情就是回家。走出火车站的第一个想法是吃一碗麻食,妻子老说用粉条和豆腐做成的麻食有什么好吃的,我却吃上了瘾。也许就像兰州拉面对于兰州人一样,麻食就是华山的味道,是华山人家乡的记忆。回到家里,脱了鞋子、退下袜子,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凉爽的感觉,浑身轻松自在,我感觉自己又恢复了正常模式。

现在反过来想想,世上没有一件工作是轻松的,其实大家都不容易。
作者简介:秦永毅,笔名野山,华山景区工会干部,渭南市作协会员。2016年至2017年在《陕西工人报》、《渭南日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三十余篇,2017年获“陕西五一新闻奖”(提名奖),2018年被评为《陕西工人报》优秀通讯员。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