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游戏规则(4.国王游戏)

国王游戏规则

(奇怪啊我记得第四篇和第六篇已经发布过了的)

——————————————————

夏末入秋,某日放晴,阿阳穿着秋日的防风外套来到了那栋高楼前。
时间已过去一周,阿阳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听听新的故事了。他对故事有着非一般的渴求,但他又对那个男人讲述的方式或者说内容感到不满。阿阳不知道自己的不满在何处,也许最后只是对自己苛求的态度厌烦。电梯门开,阿阳敲门,房门再开,阿阳进门,阿阳关门,啪嗒。还是那两张沙发,还是沙发旁的两个小桌子,还是那扇窗户,还是靠里的一个房间紧闭着门,一周过去,变化的只有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你好,我是阿阳。”窝在沙发里的是个眯着眼睛的年轻女人,黑色齐肩发,穿着卫衣外套和运动短裤,穿着拖鞋的双腿架在沙发的扶手上晃来晃去,看样子也就20岁出头。“自己找位子坐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女人声音清脆,但与年龄相比又稍显老成。阿阳看也不看地陷入了沙发之中,反正这个房间除了这也没地方能坐了。阿阳本想问问男人上哪去了,但是那个男人跟自己熟悉吗?就算问了又如何?他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他是来听故事,而不是来认识每一个讲故事的人。“想喝什么?”女人问。“喝水就可以了。”阿阳答。“那你等会。”女人起身,身形姣好,阿阳多看了几眼,看着她走进房间,再看着她拿着两个杯子走到自己身边,轻轻放下其中一个,“喏。”“谢谢。”阿阳答。“开始吧,”女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上,“我要讲的故事叫….”“国王游戏。”
在某个世界,有一个国王与他的王国。国王还很年轻,但大臣们都希望国王能够早生贵子,早日确立继承人,以防国王哪一天就没了,继而引发混乱。国王很不开心,觉得你们既然能想到这一点,为什么没有人拿出一个如果我没有生孩子但是我又死掉了的备用方案呢?大臣们有点尴尬,但谁敢在国王还在世的时候就讨论他死掉之后的事情?这要给有心人扭曲一下,是要绞死的呀!国王叹了口气。既然要生孩子,首先得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吧?大臣们点头。既然要找个喜欢的人,那还是要精挑细选的吧?大臣们点头。既然要精挑细选,那我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总要花些时间的吧?大臣们点头。“那行吧,我有想法了。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国王说,“让全王国的女孩,带上他们最擅长的游戏来和我一起玩。”大臣们点不下去头了:“国王啊,婚姻岂是儿戏,遑论一国之尊,若单凭游戏去确定您所爱之人,是否太过…”国王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我自己会判断的,散了吧。”…
几天后,王国告天下知:国王要通过游戏选妻,不过请各位应召者自带游戏,游戏形式不限,选妻将会在下周开始,为期一周,在王都逗留期间的食宿会有专人负责,请各位放心拿出拿手的游戏。告示一出,全天下都沸腾了,各个家庭纷纷拿出自己擅长的游戏教给或女儿、或朋友、或一切其他能成为国王妻子的人,只为让她们能够成为王后。
新的一周到了,国王打着哈欠坐在王位上,看着卫兵们将第一位选手带入场内,那是一名因兴奋而脸色潮红的普通女性。“国,国王陛下!我是…”女性兴奋地几乎要说不出话来。“游戏。我们直接开始游戏。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如果你让我满意,我想我们会有很多时间去了解彼此。”国王摆了摆手。“是的!国王陛下!是的…可以请您和我下一盘棋吗?”女性好不容易扼制住了自己的兴奋。国王努了努嘴,让卫兵把这位女性准备的棋盘端了上来,接着两人入座。“国王陛下,这是我们当地人最喜欢玩的一种棋,请让我来为您讲解规则…”国王安静地听她讲完了所有他应该知道的,对弈就此开始。第一局,国王输了。第二局,国王赢了。第三局,国王赢了。共计十局,国王只败了一局,而且每一局胜利的速度越来越快。女性最后面色惨白,但她马上对着国王说:“陛下,我们还可以再来十局,我刚刚!我刚刚想出了新的战术!”但是国王看着眼前的女性,拒绝了:“游戏还不错,但我们不需要再来十局了。你不适合做我的妻子,去下边领赏,然后离开吧。”…
女性嚎啕大哭着离开了,但下一位女性很快又被带了进来。“国王陛下您好,我想和您玩一个你问我答的游戏。”女性显然已被告知不要再浪费时间自我介绍。“说吧,怎么玩。”国王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问您三个问题,您也问我三个问题,如果谁答错的问题更多,谁就输了,就这么简单。但是规则是:第一,不能提自己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当然,以防瞎编正确答案,在场的卫兵和大臣里必须得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也知道答案才行;第二,不能提开放性的问题,比如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这种没有人能判断是否正确的问题;第三,不能提问他人问过的问题;第四,不能提无聊的问题。”“哦?无聊的问题。”国王似乎来了兴致,“怎么样才能知道这问题是否无聊呢?”女性微笑道:“很简单,比如说我问您我的胸围,我的脚掌尺码,我的身高精确数字…这些问题,都很无聊。”国王哈哈一笑:“我还真有想过要问这些问题,但你说的没错,它们确实很无聊。”女性似乎成竹在胸:“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国王做了个手势,示意女性可以先提问了。“第一个问题。”女性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第一道题的答案是‘错的’,请问这个说法是对的还是错的?”国王愣了一下,接着似乎一下子精神起来:“哈哈哈哈哈,好啊,这游戏原来是该这么玩的啊!”女性往身后的椅子上靠去:“陛下,不论如何,我先拿下一城咯?”国王的疲态消失了,他将身体前倾,说:“第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我的第一个问题答案也是‘错的’?”女性也愣了一下,接着她摇了摇手指:“陛下,您违反规则了——我们第三条约定…”国王笑眯眯地看着女性,打断了她:“你再想想?”女性停下了动作,思忖少息,恍然大悟:“是我错了,我们继续吧。”“第二个问题。”女性恢复了之前自信的模样,“来到王都时,我去街上买东西吃,遇到一个豆腐摊。我问老板,豆腐多少钱,老板说豆腐一块两块。请问陛下,买一块豆腐到底多少钱?”国王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女性,说:“同样是陷阱题,只不过这次是主动触发式的吗?”女性嗯哼了一声,这副得意的样子让周围的卫兵和大臣们脸色一黑。国王沉吟片刻,说:“轮到我的第二个问题。我曾微服出访某个村落,在那里遇到一位商人带着他的白色驮兽。卫兵想要收取驮兽的入城税,但商人说:‘白色驮兽不是驮兽’。现在轮到我问你,白色驮兽是驮兽吗?”女性听完后,露出沉思的神色。过了一会儿,女性对着国王答道:“陛下,我想这道题无论我答是或者不是,都应该算我答对了。”国王轻轻地鼓掌:“你说的没错。”女性愕然:“可是…”国王用手指了指自己,说:“我有说过我是靠游戏胜负来决定妻子的吗?”女性一怔,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甚至也不再看向国王,似乎在低声自言自语什么。旁边的大臣有些不耐烦,正想走上前去让她赶紧提问第三个问题,却被一旁的国王阻止了。国王挥退大臣,并摇了摇头,耐心地等待女性提问。不知过去多久,女性抬起了头,她眼神迷茫,向着国王提问:“陛下,我的第三个问题…我知道我的第三个问题可能会违反规则,但是我还是要问——”“陛下,游戏只是一个载体,您要追求的是另一个东西对吗?”国王露出笑容,答道:“你很聪明,但是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只有我知道,所以没错,你违反了规则。而答案是,对。”女性正想说出下一句话,国王抬手制止了她:“我们的游戏还没结束,轮到我的第三个问题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因为我也会违反规则——”“现在请你猜猜看,我选妻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呢?”女性呼吸开始逐渐加快,而周围的卫兵和大臣们也在这刹那紧张起来——毕竟如果现在,在这里,他们知道了国王到底是如何选妻,这就意味着他们能够更加顺利地把自己的族人往那个一人之下的位置上送!女性从一开始的小口呼气,到急促呼吸,再到大口喘气,那样子直教人担心她下一秒就会因氧气不足而死去,但她还是挺过来了,只不过脸色惨白,露出颓唐之姿。“陛下…”女性声音很轻,“我不知道。”国王问:“我说过了,你很聪明。所以我猜你并不是猜不到我的标准,而是你猜到了但是却不知道猜到了以后,你应该怎么面对未来。”女性点了点头,表情更不好看了:“请原谅我,陛下。”国王叹了口气:“别想太多了,我不会因为你的拒绝而对你或你的族人如何。正相反,你不愿做我的妻子,我还是想邀请你成为我朝堂下的一员,你意下如何?”女性的表情瞬间变得五彩缤纷,她的眼珠子不断震颤,声音抖动:“真的吗!真的可以吗?!”国王满意地点点头,说:“好了,现在跟着我的大臣们下去吧。他们会安排好你的,我还要见下一个‘妻子’呢。”…
待到那名恢复了生气,甚至一改沉稳开始活蹦乱跳的女士被带走之后,下一秒女性被带了上来。然而一如第一位女性一样,国王和她玩了一会她带来的游戏,一局之后便是该位女性不断的惨败,而后是国王不走心的赞叹,接着是被带走,再下一位。
一天,两天,三天…时间匆匆来到了最后一天,再也没出现过如第一天第二位令人醒目的女士一般的女性和她们的游戏出现了。国王在前六天里,甚至还跑到城中央陪着一位女性玩他们家乡所谓的“踏火寻踪”——踩着火焰与钢铁荆棘走向终点拿取信物的宗族游戏。当然国王并没有答应,他在看到游戏的瞬间掉头就走,连宣告失败的功夫都欠奉。就这样,第七天下午,最后一位带来游戏的女性出现在了朝堂之上。她两手空空,卫兵已经提前告知国王,她没有带任何辅助道具,这意味着也许这位女性和第一天的那位一样,可能以问答形式为主。国王神色疲惫,任谁玩了七天乱七八糟的花样都得和他一样。他看着卫兵们摆好凳子,慢悠悠地坐在那位女性的对面。“请吧,请告诉我你带来了什么游戏。”国王语气平淡。女性腼腆地笑了,说:“陛下,在玩游戏之前我们可否先聊聊天?”国王说:“请吧,你已经是最后一个了——看看周围这帮大臣的脸,你大概也能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对你如此宽容。”女性捂嘴轻笑两声,继续说道:“陛下,我想您已经见过我的妹妹了。她在第一天和您玩了三个问答游戏,而后被您纳入大臣队列之中。”国王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噢?是的,她让我印象深刻。不过为了游戏公平,我让卫兵去通知了她的家人表示她还需要在王宫里因带来了好玩的游戏而接受表彰,暂时无法回家,没想到你也是‘参赛者’。”女性坐姿端庄,她说:“陛下,感谢您对她的赏识。现在让我们回到正题——其实我没有带游戏前来,因为我已经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了。”国王的声音变得低沉:“嗯哼?”女性缓缓开口:“我想和您玩的游戏,名为人生。”国王没有说话,他只是安静地注视着眼前的女性,他能注意到她平静如水。女性继续说道:“七天下来,不光是国王您在玩游戏,其实我在城里也在不断地去拜访所有携带自己游戏前来的女士,希望能和她们交流一下她们的游戏。当然,一些人态度并不友好,生怕我模仿了去,但大多数人仍然愿意和我一起分享她们独特的乐趣。通过这些游戏,我渐渐明白,国王您想玩的不是多么好玩的游戏——”“您喜欢的是找出玩法。”国王神色变得极为认真。“与人下棋,您找到下棋的玩法;与人格斗,您找到格斗的玩法;与人辩论,您找到辩论的玩法…所有的游戏,本身好玩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您享受找到它的解法,它的通往终点的路径这个过程。所以我的妹妹的游戏才会受您喜爱,因为那是个自己与自己的逻辑博弈的游戏,但那依旧有解法——就是找到所有的语言或逻辑陷阱,而当找到它或找齐它的一瞬间,您的乐趣就到此为止了。”“这本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但是您…您太过聪明,您能从任何游戏里面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解法,所以这慢慢扩展到了游戏之外——大臣的管理乃至王国的治理之上。那仍然有解法不是吗?我想这就是您举办这场选妻的原因。”国王点了点头,看了一圈周围的大臣,哂笑道:“瞧瞧你们这帮猪头,平常跟我待在一起这么久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大臣们神色尴尬。女性对周围的人们微微弯腰以致歉意:“我从这场选妻开始举办时就有疑惑,我应该拿出怎样的游戏…不,是怎样的‘问题’来和您一起寻找解法,这已经不是我能否成为王后的问题,而是你,你这类把游戏解法作为乐趣的人所追求的答案。”国王突然开口:“其实我已经找到了这样的游戏,当然按照你的说法‘问题’也行。那就是体验他人之人生,破除他人之困境,把一类人的崛起,两类人的权衡或者三类,四类等等人群的问题作为‘问题’,然后找到解法,甚至使之标准化。大臣们认为我是在把这个国家往更好的方向引领,实则只是我个人解题的产物罢了。”女性说:“您不是选妻…而是借选妻之名找到一个能一直陪伴着您,为您设置更多难题,让您直到死亡都沉浸在寻找解法的乐趣之中之人。所以我妹妹她应该已经猜到了,我知道她从小就很聪明,但她想到未来是如此光景..我猜她在您面前曾怕得要死?”国王嘿嘿一笑:“小丫头装出一副成熟模样,鼻子倒是快翘到天上去了。”女性无奈地笑了笑:“所以我才说,我想和您玩一个名为人生的游戏。游戏规则很简单,我成为您的妻子,而您则想办法解开我吧。”国王神色玩味:“噢?解开你?你又是什么难题吗?”女性神色平淡:“没错,解开我。您在追求的永远不是问题的一个答案,而是问题背后的本质之解。您对事物的感性认识已经不再感兴趣,对理性认识的练习已经几成本能,您可以改造世界,那为何不妨把我比作下一个世界呢?”国王凝视着女性,不发一言。朝堂之中气氛沉重,没有人敢发出哪怕一丁点的声响。直到国王重新开口:“我将尊重你,如同我尊重举国之民;我将善待你,如同我善待世间众人。我很荣幸迎娶你为妻…”“玛格丽特,我的名字叫玛格丽特。”“我很荣幸,玛格丽特——与你共度余生。”
“讲完了。”女人摇晃着腿。阿阳无语,他总觉得这女人跟上次的男人有同样的臭毛病——故事明明感觉没讲完,硬是说自己讲完了。此时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你要是觉得没听够,接下来还有两故事。但是这个已经结束了,所以少说点‘还有呢’、‘然后呢’、‘后来呢’诸如此类的屁话。我是讲故事的,不是编故事的。”阿阳一口愤懑之气憋在胸中不吐不快,但是对方显然并不给他吐的机会,提早地把他的嘴封死了。见阿阳没说话,女人从沙发中爬了起来看了看阿阳,接着哈哈大笑:“你真应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活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媳妇。”阿阳冷笑:“怎么的,这就你和我,‘老公大人’有何吩咐啊?”女人啧啧两声,回答:“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阴阳人。”阿阳差点没被她气死。女人嘴角带笑,晃了晃手里的水杯:“好了,下一个故事一会再说,我需要休息一会。”阿阳沉默,开始闭上眼睛享受这舒服的一刻。

国王游戏规则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