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昂匈利鹅

逃跑

的昂匈利鹅
作者:程宇轩 诵读:王皓月

这是一只年幼的昂匈利鹅。今天她刚睁开眼。挺着软绵绵的脖子。好奇的打量着世界。嘿!这世界光秃秃的。只有灰白、以及同伴们身上的黄色。面前各种奇怪的滑溜溜的圆柱,映照着同伴们的身影。

“那里也会有一群昂匈利鹅吧!”想到这儿,小昂匈利鹅挣扎着,努力往前探着身子。

“砰!”好疼呀!那圆柱上的昂匈利鹅都盯着他,像是在嘲笑他。

小昂匈利鹅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突然间,她发现就在那圆柱底下,有一条长长的缝隙。小昂匈利鹅,把脑袋挤在那儿一瞧。呀!对面那灰白的墙上,好像被谁撕开了一条裂缝。裂缝外,有澄澈的河水、苍翠的树木、青青的小草、五彩的花朵,瓦蓝的天空上堆积着几朵棉花糖似的五彩祥云,一层又一层,看起来是那么美好。小昂匈利鹅被彩云吸引了,被风景陶醉了,他就那样久久的,呆呆的,坐在那里……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还别说,这儿的伙食倒很不错,而且还绰绰有余。小昂匈利鹅住在另一间灰房子里,也是一天天的变得丰满了起来,但小昂匈利鹅始终不能忘怀那满天五彩的祥云。现在住的这间灰房子倒是有一扇窗户,可小昂匈利鹅透过它看见的只是一排又一排灰白的高墙。

小昂匈利鹅满怀希望的向窗户外张望着。终于有一天,一只麻雀落在了窗边。麻雀好奇的问“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我想看天上五彩的,看起来软绵绵的东西。”小昂匈利鹅回答,“麻雀姐姐,您能告诉那是什么吗?”

麻雀笑的浑身颤动:小傻瓜,那是云彩!”

“哦,那就是云彩。它一定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小昂匈利鹅天真地说。

麻雀笑得更厉害了,连翅膀都合不拢了“这世界那么的大,有趣的东西、美丽的东西,可多的是,谁都没有全见过。不过你那么喜欢云,干嘛不叫做彩云呢?”

“彩云。”小昂匈利鹅默默地记在了心里,这名子可真好听。

麻雀继续叽叽喳喳:“可惜呀,你是看不到啦!过不了一年,你就会成为餐桌上的美食。这家工厂的昂匈利鹅鹅肝可是远近闻名。每年这家工厂都会给那些昂匈利鹅喂超量的食物,等把胃撑大了,还要用机器往你的胃里塞一些恶心的糊糊,把昂匈利鹅养的肥肥的,养出一对肥硕的脂肪肝,以供人类享用。”

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呀!是午餐来了。麻雀却赶紧拍拍翅膀说:“我可要赶紧走了,人类会吃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天上的飞禽、地上的走兽、海里吓鸟的八爪虫子,说不定哪天我就被他们油炸了。” 扔下这句话后,麻雀就呼啦啦的飞走了。

彩云有些疑惑不解:这里可以吃饱住暖,有什么不好呢?啊!彩云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是的。这里虽然吃的饱,住的暖,但没有自由,眼界也是那么的狭窄。隔壁笼子的几只昂匈利鹅,都已经胖得走不动了,我可不能像他们一样,任人宰割。

这时,饲养员已经走到了她跟前。他熟练地打开笼子,准备给昂匈利鹅们喂食。

彩云看看四周。饲养员正在给她旁边的那只昂匈利鹅喂食,丝毫没有注意她。这可是个逃跑的好机会,彩云心中窃喜。

趁饲养员一个没留神,彩云猛地往前一蹦,就蹦到了笼子上。饲养员慌忙扔掉饲料,挥舞着大手去抓彩云。彩云感到尾部一阵剧痛。“我的尾巴!”饲养员已经腾出另一只手。拎起一只桶,准备扣住彩云了。彩云的腿乱蹬着,几片羽毛像雪花一样飘然落下。铁桶在头顶上盘旋,像饥饿的老鹰,马上就要向自己扑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彩云把身子一侧,扭过头来,狠狠的向饲养员的手啄去。

“哎呀!”饲养员疼的龇牙咧嘴,紧紧捂着自己那只被咬过了的手,嘴里还大喊着:“快来人呀,有只鹅逃跑了!”

门外顿时传来了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不好,人类要来了!彩云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跑到笼子边上,小心翼翼的往下探头看。天哪!这笼子怎么那么高呀!怎么办怎么办?不管了……彩云闭上眼睛,极力按耐压着内心的恐惧,从笼子边上往前跳!一起跳,彩云就慌乱的张开了翅膀,柔柔的气流拂过,只听见嗖嗖的风声奏响,自己没事。彩云睁开眼一看,自己竟乘着风滑翔,再扇扇翅膀,那翅膀好像被风注入了新的力量,强健的翅膀只扇了几下,就把自己带到了空中。

门“啪”的一声打开了,但在彩云听来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

事不宜迟,彩云立马调转方向,向窗户冲去。谢天谢地!窗户并没有关严,彩云纵身一跃,冲进了窗外的大千世界。屋里人类恶毒的咒骂声沮丧的叹息声,对彩云而言,却是世间最美妙的仙乐、是胜利的凯歌。

转了一个弯,就找到了那条小河,清澈的河水潺潺的流动着。清澈见底的河水中,五颜六色的石子,看起来异常的赏心悦目。一群群小鱼在河底嬉戏,几只小虾,羞涩地躲在水边茂盛的水草里。彩云迫不及待的跳进河水里,轻柔的河水爱抚着彩云洁白的羽毛,晶莹的水花把每一粒灰尘都轻轻拂去。饿了,可以大快朵颐鲜嫩的鱼虾和多汁的水草;渴了,可以畅饮草尖上的甘露和花心里的琼浆。

夕阳映照在微波粼粼的水面上,像是一团火。动物们都在嬉戏着,忙碌着,享受着这一天当中最后的狂欢。银色的月在东方升起,给万物披上一层银纱,让万物归于平静。彩云有些疲倦,她静静地趴在一处干燥的芦苇丛里,松软的苇絮,好像给她盖了一层温暖的被子。深蓝色的天幕中,点点星辰像宝石一样闪烁着,眨巴着眼睛,好奇的望着她。云朵陪伴着月亮悠闲的散步。夜已经深了……

“快点儿!”一句喊声,打破了荷塘里的宁静。

彩云被吵醒了,他不情愿地挺起脖子“嘎——嘎——”。“谁呀,大晚上的不让睡觉?!”再看看天色太阳躲在山丘后面。几朵灰色的乌云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溜过来,遮住了西边的月亮,没有哪只鸟儿,哪条鱼现在就醒吧。打了个哈欠,时间还早,不如再睡一会儿。

“好像在那儿。我刚才听到‘嘎嘎’声了!”说话声又一次响起。

这分明是人类的声音,彩云害怕地打了一个冷战,急忙把身子往芦苇丛中又缩了缩。

“都找了一个晚上了,还没找到,应该真丢了吧。”“呼”,那人打了个哈欠。紧接着又响起了另一个声音,“还是继续找找吧,不然这个月的工资又泡汤了!”

彩云想都没想直接从芦苇丛中冲了出来,她要赶紧找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在哪呢?”“找到啦!”人们呐喊着,手电筒明晃晃的光柱晃得彩云睁不开眼睛,往哪儿飞呢?彩云才飞到水里,人们就用网子去捞;刚飞到芦苇丛中,人们就踩着水靴去抓她……就在这危急存亡时刻,彩云抬头一看,“呀,五彩的祥云!”彩云惊叫一声。他好像忘记了有人在追他,忘记了其他的一切,眼里心里只剩下天边的彩云,不顾一切地向着彩云飞去,此刻的她,好像拥有了超能力。

飞过池塘,飞过村庄,飞过田地……彩云体会着飞翔的快感,欣赏着五彩的祥云。

突然一块儿碧绿的翡翠飘入彩云的眼帘儿,是一条小河。周围各种灌木花草像众星捧月一般的环绕着河水。一条条小道,在林荫中穿插着,彩云落下来,看着河边的石碑——国家级湿地公园,原来是个公园。

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镶着着点点红花,河水是那么清澈,清得可以看到水草在河底摇曳,芦苇在河边随风飘荡,野鸭子三五成群地在水里嬉戏觅食,各种鸟雀在树林间欢快地唱着歌,好像在欢迎着彩云的加入,又好像合奏着一首优美的交响乐……

远处居然有一些大人和孩子在玩,却不见有鸟兽们四散奔逃的迹象,甚至还有小孩在用菜叶喂着小鸭子……

“我应该在这里安家了。”彩云想。

编辑:隋秀楠

摄影:王学军

往期回顾:

禹城文学,我的精神家园

君子之交淡如水

史志花开征文颁奖啦!

4月12日—4月18日,王婵娟的《青春告白》在本周阅读量第一,将获得乐哈书饮提供的奖品一份。

作者简介:程宇轩,泺清河小学六年级学生,喜欢绘画,作品多次获奖,并入展孙康美术馆“文华杯”迎春书画展。

诵读简介

王皓月,女,11岁,步云小学四年级二班学生,笔名月华春尽,性格开朗活泼,喜欢读书、唱歌、画画、写作等,喜欢观察生活中细节,热爱生活,一方阳台,十株花草,几缕阳光,一盏茶具,也能自成一片小天地。

滑动查看投稿要求及其他信息

禹王亭酒“涅槃重生”,再展雄姿。喝禹王亭酒,为家乡经济腾飞干杯!代理商:王先生 18315865869 。凡禹城文学群人员,购酒一律优惠出售,市内随购随送!

禹城文学投稿须知

1.《禹城文学》为纯文学平台,来稿必须是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的作品,严禁抄袭,文责自负,切忌一稿多投。平台对选用稿件具有删改权。根据阅读量和文章质量,将择优在纸刊《禹城文学》刊登,刊登后有稿费并免费赠送书刊。2.来稿请作者自行校对,错字多、句子不通顺的不予采用。来稿请附作者简介、照片。没有简介、照片的不予刊发。请用附件发送和word文档发送,小四、宋体、单倍行距。体裁为小说、散文,字数在3000字以内。投稿以发电子邮件日期起,两周未接录用通知可自行处理。由于平台来稿多,不做退稿通知,敬请谅解。3.文章赞赏百分之六十归作者、百分之二十归诵读、百分之二十留作平台,赞赏金额低于10元的不再发放。请已经在平台发稿作者及时添加主编微信:x13791392915,否则,因联系不上作者,赞赏视为自动放弃。4.不接受微信投稿,投稿请发邮箱:[email protected]。投稿即视为接受本平台规则,禹城文学对所录用稿件有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