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饭局/吴云峰

中国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但近几年流行的饭局一词却是另有所指,大体为能帮别人忙、“混得好”这类人的应酬。
某公或因身份地位较高、或社交能力较强,自然有很多人请吃饭。还有一种人,虽身无长物,却善于和前者称兄道弟,饭局也很多,俗称“做媒子”的。
除了正常的宴会外,饭局多为请客者有求于人,请者诚惶诚恐,事先必客套一番:“感谢各位赏脸,给我一个机会,请大家吃顿便饭……”客人心中得意自不必说,陪宴者也会暗想:“这种脸面是肯定要赏的。”待到精美菜肴一盘盘端上桌时,不禁所见略同:“如此饕餮大餐,竟说是便饭,只怕沈万三的家私也得吃穷了!”想是这样想,筷子是不会停的。几块美味滑入肚中,顿觉充实不少。两杯小酒下去,眼酣耳热,先前的拘谨也没有了,互不相识的人开始有了共同话题:“来,这位老兄,我敬你一杯,请问尊姓大名啊,在哪高就啊……”很快觥筹交错、杯起杯落。酒量大者不可一世,说话声也比别人大的多:“感情深、一口焖!感情浅、舔一舔!酒品如人品,宁可伤身体,不可伤感情!”量小的不一刻便被灌得翻身醉倒。殊不知,这酒量毕竟因人而异,次日醒来肯定会怪罪于他,不仅伤了身体,更伤了感情。要是弄得现场直播、秽物喷吐,连形象都没有了,哪还有什么人品可言!
若有女士在场,有些男人便开始使坏了:别看他平时脑袋并不太灵光,此刻的思维却异常活跃,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劝女人喝酒,目的只有他自己清楚。接着开始说荤段子,吐沫飞扬中,桃色新闻、露骨的性事不断传出,无人呵斥是不会收嘴的。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参加这种饭局。除了不胜酒力之外,我还怕等人。主客都有点来头,他是不可能一喊就到的。至少要让主人打三遍电话才肯动身,再让你等上一阵才会徐徐驾临。不要以为他大驾光临后就可以开席。不!他首先是缓缓坐下叫人陪他打牌,至少要打个两三圈。你再饥肠辘辘也不敢动箸。此外,这种饭局很不卫生。所谓祸从口出,病从口入。话到兴头、吐沫横飞,酒至酣处,泼泼洒洒,到后来连菜肴里都有酒味。桌子上几个人知根知底还好点,要是碰上一个患有传染性疾病的老兄,说不定就让你中了标。
至于酒后乱性,更是确有其事。有位朋友一贯洁身自好,但有一次在酒后被人劝至色情场所做了不该做的事。或许他今生仅此一次,偏偏东窗事发,结果弄得妻离子散,并被单位开除了公职。事后他说肠子都悔青了!
时下饭局多已似乎成为某些人能力和身份的象征,热衷者颇多。君不见某公平日直嚷攘:“哎!我真被酒搞怕了!”其实这话多半是炫耀的成分,意思是他混的还不错,饭局多嘛。
我曾认识一位仁兄,一无身份地位,二无专项特长,但他有两项绝活:一是能喝酒,二是会做媒子。于是乎,隔三差五喝得七荤八素。有一次在大街上,见他满面红光,手中捏着根牙签,边晃悠边从牙缝里挑着污秽,喉咙里发出“呃——嗝”声。我担心地问道:“喝这么多酒,不难受吗?”他回道:“哎!没办法呀,几个弟兄们在一起,不喝不行啊。”言语中他本来不想去的,是被人拖去的,他没有办法!其实我知道,这顿饭说不定是他蹭来的。记得我曾经和他一道办完事之后,快要下班了,也许是他近几日饭局少了的缘故,非要拉着我去看他的一位朋友(在某机关任职)。进了办公室,还没等对方站起来,他就抢先跑上去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连声嚷嚷:“啊吆!哥哥啊!好久不见了,想死我了!”我当时就忍俊不禁,找了个借口溜之乎也。到得晚上,这位兄台果然又是酩酊大醉,见到我时数落一顿,说我不该走,应该留下帮他撑一把,又说酒桌上几个人搞他一个,把他搞多了。我只能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其实真正几个知心朋友聚在一块,开个小饭局,弄点酒热闹热闹也未尝不可,但要是不顾自尊去找饭局来显摆,无论如何我都做不来。用前面那位仁兄的话来说,也许我是属于那种不合群的人罢。不过我也没有见到那位老兄从饭局中得到什么好处,相反在一次体检时查出了一身的毛病,都和酒有关,口碑也不太好,听说在其单位每年考核测评时都名列倒数。
人上一百,五颜六色。我有位文友恰恰和前面那位相反。作为一要害部门的负责人,他最怕的是有人请吃饭。他曾经和我谈过,说是把大部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饭局上是最划不来的事,不仅伤身体还会产生不必要的矛盾。作为公务人员,老是泡在饭局里肯定会有损形象。他认为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人家干嘛要无缘无故的请你吃饭?既然能请吃喝,送礼、行贿也就跟着来,饭局只是个开头的热身戏而已。所以他宁愿在家看看书。也许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我们有时在一块聚聚,都是自掏腰包AA制,喝点酒也是稍稍助兴即可,席终曲了,各回各家。
当然,人各有志,也各有所长。笔者并非说热衷于饭局者就一无是处。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诸君更不必对号入座。只是觉得,有些伤人伤己、毫无益处的饭局还是不参加为好!
作 者 简 介
红杨树,原名吴云峰,1973年9月11日生,大学文化,法学学士。安徽省芜湖县人,该县总工会公务员,现居芜湖县城。部分散文、古体诗词发表于《安徽文学》、《今日法苑》《芜湖日报》、《大江晚报》、《今日宣州》、《鸠兹鸟》等刊物。
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由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陈州官窑艺术总监张辉(电话/微信13526260505)提供奖品赞助
各奖项及入围奖皆颁发“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 金奖”证书,证书不标注名次。为使获奖者享受获奖的荣誉和成就,本届获奖名次在“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征文作者交流群中通报,在新媒体《行参菩提》刊登。
征文时间:自2018年元月1日起至2018年6月30日止。
稿件处置:选出优秀的征文作品刊登在新媒体《行参菩提》【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栏目的,读者打赏不再返还,作为本届征文行政管理费用使用;稿件达不到征文要求的,会列入新媒体《行参菩提》非征文栏目刊出。
重要提醒:征文将根据“文章点击率”、“打赏率”、“评委意见”评出入围奖和等级奖;获得各奖项的作品,新媒体《行参菩提》即获得版权,结集出版时不再向作者支付稿酬。
投稿方式:要求投送Word或WPS电子版稿件,不收纸质稿件,邮件主题请注明“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
征文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
陈州官窑杯·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征稿启事(点击阅读)

为您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