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歌集和一些歌里的岁月

抬头望星空一片静
我独行 夜雨渐停?
无言是此刻的冷静?
笑问谁 肝胆照应?……

二十岁至三十多岁,赶夜路时喜欢哼这首歌,其一是壮胆,其二有感怀。

八十年代中,父亲托了关系,转到小镇的电四中读书。
坐我面前的两位女同学是城里人,一位叫蔡丽,一位叫蔡娜。都长得好看,白晢的皮肤,留着山口百惠一样的头发。

当时城里的女孩子都喜欢集邮抄歌词。手头上有两大本,一本邮集册,一本精美的软皮抄,专门抄港台男女歌星的歌词,这本软抄本叫歌集。
歌词使用红蓝绿三色圆珠笔抄写,歌名一种颜色,演唱者一种颜色,歌词一种颜色。字誉写得端端正正,排版也错落有致。一页一首歌,还要留出位置贴上明星头像的小贴纸。
这些小贴纸一面印着港台歌星电影明星的写生照或生活照,一面是自贴纸。一块钱一张,有些是明星个人的专辑,有些是多位明星合辑。
抄了歌词后,贴上一块明星贴纸,歌词就算完成了。
记得蔡娜的歌集就抄有哥哥的《有谁共鸣》。
我是哥哥的铁粉,也喜欢谭咏麟等男歌星,女歌星喜欢梅艳芳。
从父亲支付的微薄生活费抽一点出来,买了一本软皮抄,好像是十六开的,有半块砖头厚。
我的歌集抄得最多是哥哥的歌,几乎抄了一大半本。谭咏麟的歌抄一些,林子祥、陈百强、吕方、许冠杰、张学友、刘德华等人的抄一些。梅艳芳的好像抄了《将冰山劈开》《爱将》《梦伴》《孤身走我路》。我是最喜欢《孤身走我路》的。
读完一年书后,我没有再继续读了,做了社会闯荡的人,辛苦抄的歌集也不知道丢哪里了。不知道蔡娜蔡丽她们的歌集是否还在不在。

图片来自网络

几个朋友去白马村,摩才开车,车上的音乐播着《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保全叫摩才换首歌,摩才问:“不好听还是不喜欢听?”
保全笑着摆了摆手:“不是不好听,也不是不喜欢,大街小巷都放着这歌,到哪里都能听到,半夜里这歌还在耳洞回荡。”
我想,民间的传播力量太大了,大到你无法想象。回想多少歌曲就是这样被唱得红了起来。好的歌曲和词,总能扣人心弦,随着旋律心情也会激昂或幽忧。
从费翔的《故乡的云》到容中尔甲的《高原红》《神奇的九寨》等等,然后再到这《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这些歌曾经久不衰,唱响大江南北。
大街小巷除了播放这些歌,到了冬月,街头街尾,红彤彤的一片,店铺里传出贺新的歌曲,大凡播的最多的是《大家恭喜》等等。
满街锣鼓喧天,人山人海。那些震耳欲聋的“恭喜恭喜”歌声,弥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这些喜庆的歌曲,漫天飞舞,意味着:年近了。
这个时候,异乡街头漂流的人们,每个人的心都被锣鼓声敲击着,他们暗暗想着:要回家了。

现在夜里不敢听歌,怕听到一些歌后,会撩起一些不愿意记住的往事。但抄歌集有机会还是想看一看,最起码能让自己回到读书年代。

正是梅艳芳的《孤身走我路》所唱:
孤身走我路
但信心布满路途
路仍是我的路
寂寞时伴我影歌中舞
孤身走我路

图片来自网络
庚子年腊月初四日晚,记于半爿茶舍
本文所有配图来自网络

为您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