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学】亚中跃:【多雨的秋天】(小说连载七)

不忘初心、梦在三秦,2021我们再出发。本期编辑:处寒
执行主编:鱼儿姐姐
多雨的秋天(小说连载七)文/亚中跃
人的生命力真的超乎人们的想象,七八天以后,张悦美出院了。无论如何,这阵子的悲怆和煎熬就过去了。大家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孟晓丽呢和王力伟商量,说要找找有关涉事朋友、领导们吃一顿饭。王力伟想了想,说:“也好。”于是在一家比较好一点的餐厅请来十几位摆了一桌,人家都挺给面子的,都来了。孟晓丽想,把弟弟也叫来吧,给客人们敬一杯酒,认识一下,以后在面上也好混个脸熟。大家一边吃着,说着一些开心的话。其中有一位领导,书法写得不错,自然大家有了给他敬酒献媚的机会,有人说他的字有魏晋风骨,有的说他是当代王羲之,七言八语,没点文化的人在当今连饭桌都上不去了,没文化可真不行。孟晓丽让孟晓冬给大家敬一杯酒,孟晓冬脸有些红了,他不得不站起来说句话,但是之前姐姐告诉过他,要多捧捧领导,孟晓冬一想,这位领导爱好书法,那就说书法的事吧。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说:“我先敬领导一杯,因为这位领导会写字,不像我爷爷,我爷爷过去也会写字,一到过年就给营子里的人们写春联,三十儿人们高高兴兴地都把春联贴上了,到了初一,家家的春联都没有了,原本是因为用米汤贴的,让毛驴啃掉了。不像领导的对联,驴不吃……”说到这里,满桌子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那位领导一时无话,孟晓丽尴尬至极,王力伟想忍又忍不住,借机会到外边走廊偷着笑去了。
在座的一位老头站起来打了个圆场,然后大家又重新静下来继续喝酒。也许是主人的热情,也许是人们都喝高了,一个个脸色红润,有的像猪肝色,有的像摸了一层铁锈,只有孟晓丽面若桃花。刚才因为孟晓冬提酒的尴尬局面很快就过去了。不一会儿,又一轮提酒开始了,轮着轮着,又到了孟晓冬这里了,孟晓冬喝了两杯酒后更加放松了。他站起来,在茶碗里夹起一个鸡头,送给谁谁都拒绝,他只好放回到自己的碗里,然后说:“你们都不要那我就,就吃了。”他看看桌上的客人,把鸡头放到嘴里,一口就把鸡冠咬掉了,一边嚼着一边又说:“你们看,这鸡要是没了‘官’,是个啥,别觉得当个官就是个人物了,没了官,其实狗屁不是……”
话一说完,整个桌子都炸了。有的人直接把酒喷到桌子上,有的干脆把嘴里正嚼着的菜吐了出来,还有的笑得直不起腰来,捂着肚子直哎呦。而孟晓冬一点也不笑,他愣愣地说:“你们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在座的几位有点衔的小头头们都不高兴了,于是张罗着上主食,而且嫌主食上慢了,还把服务员训斥一顿。
这顿酒就这样结束了,回来的路上,孟晓丽狠狠地把弟弟训斥一顿,弟弟到最后也不知道错在哪里。
弟弟回家了。马路上就剩下孟晓冬和王力伟。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低声地聊着。
“晓丽,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行不行。”
“说说看。”
“我想,给张悦美治疗的全部费用也许二三十万就能下来。”
“嗯。”
“八十万你承担不起呀。”
“可是……”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撒个谎,就说法院裁定赔偿40万。”
“这能瞒住吗?”
“尽量吧,瞒不住再说。”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都在判断这件事情如此处理的可能性和后果。
不知不觉,到了大门口,孟晓丽说:“到了。”
“嗯,进屋吧。”
孟晓丽还想说什么,王力伟说:“进屋吧。”
孟晓丽只好说:“谢谢,太晚了,要是早一点,我就让你进屋坐坐。”
“改日吧。”王力伟说。
就这样俩人道别了。
王力伟回到家里的时候,张悦美还未有睡觉,她在等他。王力伟脱去外罩,爬上床躺在张悦美身边。“亲我。”张悦美说。王力伟抱住了她,俯下身去给她一个长长的吻。
“我是不是会永远起不来了。”
“怎么会,医生说再过个十天八天的就会站起来的。”
张悦美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流眼泪。王力伟又劝了她一阵子,俩人相拥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太阳升起来了,天空和大地一片明媚的阳光。王力伟推着车子,把张悦美挪到车子上,把她推到小区的院子里,晒晒太阳。小区布局很不错,楼与楼之间有面积很大的草坪,初秋草大部分还绿着,间或夹杂点点黄色。张悦美说:“有的草已经黄了。”王力伟说:“霜打的。”张悦美说:“人和草一样,正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王力伟说:“你又悲观了,这样对你身体不太好。”张悦美又看看亭子周围开得正艳的各种花朵,说:“我不想在这里转了,我看到那些花就想起了墓地。”王力伟说:“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这人就和别人不一样。”张悦美撒娇地说:“我就是不一样,看你能把我咋样。”王力伟瞅瞅她,没说什么,他似乎又有些心事,他溜号了。他想起了孟晓丽。

正在这时,王力伟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孟晓丽。他接了电话,故意说:“啊,老王啊,我现在正忙,你有事一会儿再打过来吧。”张悦美有些疑惑,说:“谁呀,你忙啥呀,有事就让人说嘛。”王力伟说:“一天竟破烂事,我们办公室的王老太太,说中秋节给科室的每个人买点啥。”“噢!”张悦美没再往下追问。王力伟手里和身上都慢慢地浸出一些汗来。等回到屋里,把张悦美都安排妥了,王力伟马上找个借口来到小区院子里,他给孟晓丽拨了电话,说:“刚才正和张悦美在一块,现在有事说吧。”孟晓丽笑了一下,说:“刚才方大兴来电话了,他说他要跟他老婆离婚,他老婆有了外遇,他说他老婆看上了他手下的一个司机,司机和他老婆已经偷偷好上三四年了,开始是司机勾引他的老婆,俩人出差的时候,司机给他老婆买了一件貂皮大衣,他老婆就跟司机好上了。”王力伟笑了一下,说:“他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孟晓丽也笑了一下,说:“他不想再要他老婆了,他说他想跟我结婚。”王力伟突然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说:“真他妈有意思,异想天开。”电话那头沉默了。王力伟不耐烦地挂了电话,然后转身回到屋里,他准备去上班了,这段时间他一直没好好上班。他把车开出小区的一瞬间,他又决定不去上单位了,他要去见见孟晓丽。
王力伟按响了门铃的时候,孟晓丽还在举着电话。她开了门让王力伟走进屋里,随手关上了门。电话里还在说老婆如何如何伤害他,又如何爱着孟晓丽,说一天见不着孟晓丽也不行,爱她爱得要死要活的……孟晓丽连连说挂了吧,挂了吧,我这里来客人了。方大兴在远处才挂了电话。王力伟直接把孟晓丽搂在怀里,然后把她扔到床上。但是孟晓丽拼命挣扎,挣脱了出来。她气喘吁吁地低声说:“我不配……”
本文图片来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简介
亚中跃,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人。现为沈阳铁路局锦州铁路货运中心业务经理。吉林大学工业管理专业毕业。后进修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系,陕西新闻学院新闻系。2011年进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2014年进修于清华大学美术理论与创作研究生班。在国家级刊物和省、地市报刊中发表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文学评论,善长书法,绘画和篆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赤峰市书协理事。
END【三秦文学】亚中跃:【多雨的秋天】(小说连载五)往期回顾【三秦文学】亚中跃:【多雨的秋天】(小说连载六)【三秦文学】亚中跃:【多雨的秋天】(小说连载五)【三秦文学】亚中跃:【多雨的秋天】(小说连载四)【三秦文学】亚中跃:【多雨的秋天】(小说连载三)三秦文学团队牛年好原创作品授权发布
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公众号联系




1、作品必须原创首发,投稿即默认授权发表,题材不限。要求300字以上,以WORD附件形式发至投稿邮箱,并附上作者简介及照片,文责自负。
2、《三秦文学》已开通微信公众号、百家号、头条功能,敬请关注。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稿件由《三秦文学》编委统一安排。
3、赞赏金额的一半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一半作为平台运营费用,稿费低于二十元者不予发放。赞赏到账后三日内,作者不主动与平台联系、不领取稿费者视为自动放弃。
4、由平台主播诵读的作品,赞赏发放比例为:作者30%,主播20%,余50%为平台运营费用。
5、您的投稿一周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6、主编微信:15705450195,qq:406073222
诗词群群主:珊瑚在网,微信:baojishanhu
诗歌群群主:杨洪民,微信:YANGHONGMIN
综合群群主:鱼儿姐姐。微信:sanqinwenxuezhubian

为您推荐